首页文章详情页

独家 猎问赵大伟(1) | 币改可能掀起新一轮企业再造浪潮

本文共8346字,需花费10分钟以上来阅读
■ 猎云财经 (id:lieyuncj)整理/李凤桃周玉梅【注:本文原始发布时间为2018.7.29】7月29日下午,猎云财经推出在线对话栏...

13.jpg

 云财经 (id:lieyuncj) 整理/李凤桃 周玉梅

【注:本文原始发布时间为2018.7.29】

7月29日下午,猎云财经推出在线对话栏目“猎问.创世相对论”,币改试验区秘书长赵大伟与猎云财经主编吴德铨对话“币改”,披露币改的起心动念、逻辑框架、社区理念和通证化改造的方法论,解密“币改”对传统企业甚至上市公司的可能改造路径。

此次访谈,赵大伟厘清了“币改”相关概念。“币改试验区”是指FCoin的主板C板块,定位服务于优质的币改项目,为币改项目开辟交易专区。为了更好地建设币改试验区,专门成立了“币改自治社群”,不参与项目在交易所的流通环节。

他透露,币改自治社群将适时发行token,实现对社群成员的有效激励。

赵大伟认为,基于区块链的通证社区经济体,非常有可能掀起新一轮企业再造浪潮,不过这次再造之后,企业的组织特征可能变成BTC经济体(Blockchain Token-economy Community)。

对话时间:2018年7月29日16:30~19:30

 

社群:猎云财经猎问创始研讨群

 

对话嘉宾:

 

赵大伟:币改试验区秘书长,TokenX社区发起人,区块链通证经济研究者,原和君咨询高级合伙人、产业互联网研究中心负责人

 

吴德铨:猎云财经主编

以下根据对话原文整理:

吴德铨:大家好!欢迎来到猎问·创世相对论,这是猎云财经开启的深度访谈栏目。首先介绍一下本期币改话题的缘起。

猎云财经是率先报道FCoin社区化交易所创新的媒体,6月份推出了交易所大战系列报道,受到行业广泛关注。6月6日FCoin首次分红,第二天我们发表了文章,第一家推算了FT当时的动态市盈率1.4倍左右,全部释放大概时间一年半。

6月12日,FCoin创始人张健接受猎云财经采访。FCoin高层告诉我,这是张健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当天我们发表了《独家回应 | FCoin创始人张健:说我割韭菜传销的人都在坐等打脸》。“真正懂我的人,都会惊叹我设计的精妙。” 张健对猎云财经说的这句话,被媒体广泛引用。

不得不说,张健是营销的天才。FCoin不是第一家搞交易挖矿模式,却在熊市和交易所平台币爆炒的氛围下,第一家系统推出交易挖矿、即时分红、社区治理创新理念,一下子成为交易所网红。

币改试验区正是这种区块链社区思维的延续。

7 月 5 日凌晨,张健拉上元道、孟岩三人开了一个 “区块链速度” 的电话会,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三人一起做了一个决定,携手合作开启 FCoin 币改试验区,推动通证经济的发展。此前,元道界定了token通证必备的要素:第一,它必须代表一种权利,有内在的价值;第二,加密,防篡改;第三,可流通,可交易、可兑换。今天@元道 @孟岩也在我们群里。

根据7月8日FCoin币改试验区筹备群三号公告,币改试验区筹备群运行期间,猎云财经和火星财经等5家媒体被指定为消息发布渠道。元道几次就币改话题谢绝了多家媒体的访问:“筹委会达成共识,先埋头干活,由指定发言人统一对外沟通。”我们荣幸邀请到今天的对话嘉宾,币改试验区秘书长赵大伟,这是币改试验区首次接受媒体访问。

赵大伟是TokenX社区发起人,区块链通证经济研究者,原和君咨询高级合伙人、产业互联网研究中心负责人。

下面,开始猎问·创世相对论的9连发问。欢迎大家参与研讨,最后我们会安排自由提问时间,谢谢各位!

   (一)币改基于共识:认可通证经济改造潜力

吴德铨:猎问第一发。张健为什么选择和元道、孟岩联合推动通证经济,为何在这么短时间快速行动,有怎样的背景和渊源?三位主要发起人如何分工?您又是如何加入的?

赵大伟:元道与孟岩两位是“通证”这个词的翻译者,也是通证派的开创者,张健之前与元道先生有过合作,也是通证经济的信仰者,所以三个人一拍即合。

而我从和君咨询离开之后All in区块链,也是非常看好通证经济的前景,也一直在研究与实践通证经济,之前元道先生做客我们TokenX社区,我们关于公链经济体也进行了一次对话,后面跟元道先生一直在合作,有了币改这件事,我也就顺理成章加入进来了。

我们一起推动这件事情,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底层共识——我们都认可通证经济对实体经济的改造潜力,也都在不同角度探索通证经济的落地路径。币改,只是一种民间称呼,更好传播而已,准确说法叫“通证经济改造”,推动实体经济拥抱新金融与新组织,拥抱新型生产关系。

吴德铨:自7月5日币改试验区成立以来,不到一个月发布了14份公告,涉及币改自治社群的组织建设,社群规则、分群筹建、各主题的讨论、币改项目的推荐等。币改筹备的节奏非常快,请介绍一下币改试验区筹备组是如何运作的?一些关键决策如何作出?秘书处又是如何来组织众多社群,推进相应的工作?

赵大伟:币改筹备组目前成员有26人,下设秘书处与专项工作小组。目前事务性的工作由秘书处具体推动,包括项目收集、分群运营、公告发布等。

同时我们也成立了两个专题小组,一个是链上治理小组,一个是通证合法交易与流通研究小组,来推动币改自治社群治理的阳光透明,以及为币改项目与所在国法律法规结合提供可行的指导建议。

关键决策,短期内,基本上是发起人、秘书处、筹备组迅速联动,形成决议;下一步,我们会尽快推出链上治理方案,争取让社群成员参与到整个治理过程。

众多分群的运营,秘书处提供指导建议,具体还是需要分群群主自主运行,所以需要分群群主本身就要有一定的参与意愿,这个我们在筛选的时候就会评估。

   (二)币改试验区不会演化成大庄家游戏

吴德铨:猎问第二发,币改试验区在区块链世界是一个全新角色,坊间戏称是“币圈证监会”。它类似于传统商业世界的协会组织,在某种共识下聚合广泛的社区成员来解决一些问题。币改试验区的性质和角色,应该如何界定?

赵大伟:我们现在这个组织,准确来讲,叫做“币改自治社群”,缘起于FCoin创始人张健邀约元道、孟岩两位一起推动币改试验区(C板)的建设工作。为了更为有效地推动币改工作,元道、孟岩又召集了更多有识之士,共同组建了一个筹备组,并逐渐演化成了一个自治社群。

FCoin币改试验区(C板)定位服务于优质的币改项目,为币改项目开辟交易专区。

为了更好地建设币改试验区(C板),我们专门成立了“币改自治社群”,二者一脉相承,但是在定位上有所区别。“币改自治社群”定位于区块链通证经济改造的赋能式投资协作分布式自治社群,重点覆盖早期币改项目全球通证发行阶段,不参与项目交易所流通环节。

吴德铨币改自治社区使用社群治理的模式,有各行业领域主题社群、区域社群。随着社群完善,一些项目会逐渐推出、投资、上币甚至落地。未来社区核心成员、各分群核心骨干可能享有各行业优质项目的投资先机,那么,币改自治社区可能演变成一个金字塔式的利益格局。是否需要保证币改试验区的非营利性?如何来保证?

赵大伟:币改自治社群,致力于打造社群成员“共有、共治、共享”的投资协作网络,在治理方面,我们已经成立了专门的“链上治理小组”,未来是社群成员在链上共同完成治理工作。

每一个项目的信息都需要充分披露,每一次项目的投票都需要阳光透明,这是完全不同于传统金字塔式组织结构的,也自然不会演化成大庄家的游戏。

   (三)币改自治社群将适时发行token 

吴德铨:猎问第三发。币改试验区从诞生起就采用了社群运作的方式,这是否意味着未来“币改”本身会用通证来激励社群成员,也就是说未来“币改”平台本身也会发币?如果发币,我们是否也面临着经济模型的设计,委员会对这方面有怎样的考虑?

赵大伟:币改自治社群,会在合适的时机考虑发行通证,实现对社群成员的有效激励。

发行通证自然会面临经济模型的设计,只是这个暂时还没有进行讨论。

   (四)传统资产映射成token上链有积极意义

吴德铨:猎问第四发。目前,币改试验区已经设置了从经济模型设计、资金支持、交易所发币、产业经济发展等一套通证经济项目转化的服务支持体系。如同14号公告所说,在所有支撑通证经济发展的相关理论中,最受关注的问题就是“通证流通和交易的合法性”。

世界各国对“通证”合法性认定各有不同,在中国禁止ICO的政策背景下,在国内发展通证经济有哪些可行路径?在这种“非定性”状态下,区块链币改项目存在哪些机遇,又有哪些风险?

赵大伟:这个问题是现在最受关注的了。

通证,我们定义是一种加密可流通的数字化权益证明。当我们需要对通证进行法律认定的时候,是要看这个通证代表的资产和权益属性是什么。有些是可以在原有的法律框架进行管理。有些属于区块链世界的新生数字资产(如比特币),法律就相对空白。

当前的各类通证,粗略划分,大致分为证券性通证与非证券性通证两类,证券性的通证在大多数国家都存在着相应的法律限制

然而通证的核心能力就是“通”,就是流动能力,证券化的关键也是流动能力,这势必会挑战原有的法律体系。

吴德铨:合规问题确实是当前行业十分关注的问题。那么,哪些种类的非证券性通证在现有法律体系下是可以合规发行的?所谓合规,是否以融资与否作为分野?

赵大伟:很多传统的资产都可以映射成token,在链上发行,比如积分放在链上发行,或者企业内部工分在链上发行,这些都是在法律框架内的。

但是这些通证的流动能力会受到限制,前一段时间,有关部门也提到了对于互联网积分的监管。通证,核心在于“通”,如果流转范围受限,其意义自然会打折扣。

不过对于很多组织而言,通过内部积分实现内部生态的激活,多少还是有些积极意义。

14.jpg

   (五)币改最大难点:经济模型设计与利益再分配 

吴德铨:猎问第五发。从7月16日开始,一些币改申报项目逐渐递交给币改委员会。我们知道,目前区块链最终实现产业落地,背后面临的不仅仅有监管、法律、配套金融服务体系等问题,还有项目本身的经济模型、可行性等问题。

张健认为,对于一些成熟的企业或项目的币改,监管并不是最大障碍,最大难点在于经济模型的设计和利益的分配机制。目前,币改试验区对模型设计和利益分配机制,有哪些研究成果可以分享?

赵大伟:我还是比较认同这个观点的。最大的难点确实在于通证经济系统的设计,以及利益相关方的利益重新分配问题。

首先是通证经济模型设计,这一点想做好确实不易。区块链社群经济体模型的设计,需要有比较强的跨专业能力,因为其涉及到技术、组织、经济、金融等不同学科的知识体系。

能把这些领域结合起来的创业者非常少见,所以在通证经济模型设计上,大多照猫画虎,很多项目都经不起推敲。

因为我自己就在做通证经济的研究与教育工作,我说一下自己的一个基本观点:通证属性必须要解耦

通常意义来讲,货币属性、激励属性、治理属性指向的是不同方向,如果要保证经济体有效运行,必须理解这些属性背后的规律。然后才是思考,需要发行几个通证,分别代表什么权益的问题。这里我就不多讲了,我个人写过不少关于通证经济的文章。

我们币改自治社群也在做相关研究、教育工作,希望能够让更多项目方真正理解通证经济,设计出符合经济运行规律的通证系统。

另外一点,就是新的利益分配机制对既得利益者的冲击,自然就容易面对既得利益者的阻碍。

我之前在和君做的比较多的事情就是推动传统企业拥抱互联网,切身感受过组织变革的难度。真正能够成功转型的,还是需要比较大的勇气和决心。

所以我个人的建议是打造“产业新城”,尽量不做“旧城改造”,帮助这些有产业资源、有用户基础的项目打造一个新型的区块链经济体,这样的成功希望更大一些。

  (六)通证化改造:搞新协作经济体可能是50倍空间

吴德铨:猎问第六发。对于一些即将IPO或者已经上市的企业,是否可以进行通证的改造,通证经济的治理结构和传统的企业治理之间存在哪里矛盾?目前能否很好地进行融合?

赵大伟:通证经济是一种新的经济范式,与企业所处发展阶段并无必然联系。对于即将IPO或者已经上市的企业,原则上都可以进行通证化改造,只是越有存量包袱的企业,改造起来越复杂。

真正符合通证经济的组织形态,实际上是一种新型的社群组织。我有一个说法叫做BTC经济体(Blockchain Token-economy Community),其治理结构与传统的公司治理结构并不一致。

股份公司依托货币资本分享利润的模型,与通证社群依托全要素资本(尤其是人力资本)共享生态权益的模型,存在一定的冲突。

二者融合起来有难度,但是在技术、市场、政策等条件不够成熟的时候,还是需要二者融合在一起设计,作为阶段性、过渡性的制度安排。

通证经济的改造,本身也是分成不同层次、不同范式的。不是所有的项目都是一个模板来展开。

基于通证的价值互联网,让各类资产通证化,实现更加高效率地流转,这种能力是完全可以嫁接在当前的很多商业模型当中。

另外,基于通证的分布式协作组织,这个对传统的公司治理会带来比较大的挑战,最好基于新的主体来运作。

可以这样理解。如果在原有的股份公司体系,叠加通证经济,可能会有50%的优化;但如果基于通证经济重新定义产业协作规则,打造新型产业协作经济体,可能会有50倍的想象空间。

然而,不同企业,不同的能力禀赋、不同的认知、不同的意愿,就会有不同的选择。不管怎样,都已经是非常大的价值了。

吴德铨:看来,通证化改造的收益弹性是可以很大的,值得一些适合的企业去探索。

那么,对于那些进入币改试验区的项目,你们用什么标准和程序来遴选?如何保证这些项目会真正发挥通证经济的作用,而不是在一批空气币中挑选更好的空气币,这个界限在哪里?

赵大伟:在币改试验区成立的时候,我们就明确了币改项目的筛选对象:大型互联网平台通证化改造;大型实体产业通证化改造;全球范围内的通证经济创新项目,特别是一带一路全球数字经济+通证项目,以及通证经济全球基础设施重大创新项目。

重点考察经济体潜在规模、通证经济系统合理性、治理机制合理性、团队匹配度、产业资源支撑能力、切入路径合理性几个方面。

我们在之前的公告中就已经明确表示,坚决拒绝以下三类项目:没有锚定生态价值的通证发行项目;发起方主动制造和传播不实信息的项目;违反所在国法律法规的项目。

我们努力让各类社群成员参与到项目评审、答辩的过程当中来,第一个自荐的币改项目已经面向社群成员完成了公开答辩环节。

让每一个币改项目充分地面向社群成员披露信息,让投资过程更加阳光透明。

我要强调一点,我们不希望打造成一个新的权力中心,我们会尽快完善社群治理机制,加速推进链上治理。今天发布的公告内容就是,在还没有启动链上治理机制,我们会把公告内容、项目筛选过程性文件都放在Github上,供社群成员随时查阅。

   (七)币改试验推动区块链从无序走向有序

吴德铨:猎问第七发。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的发展都处于初级阶段,但是无论是区块链项目、交易所还是媒体,一两年内数千家项目喷涌而出。在疯狂生长背后,有“理想主义者”、“技术信仰者”、“实干派”,也有随处可见的“骗子”和“投机者”。

区块链世界既透明又不透明,分布式账本公开透明,但规则制定者可以肆意利用技术优势和规则制定权左右市场,舆论环境也十分混乱、浑浊。在这样的早期阶段,社区秩序和规则应该如何形成?在这方面,币改自治社群有没有一些探索?如果项目方、社群没有达成真正的行业自律,该怎么办?

赵大伟:币改自治社群,除了推动通证经济落地,我们也在进行治理模式的探索,所以我们称之为这是一场“试验”。

如果我们回望过去股份制公司诞生的年代,我们会发现,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秩序从来都是从混沌当中走过来的。这个过程中需要项目方、监管方、各类参与者的不断探索与努力。我相信这个秩序和规则一定会形成。

从监管来看,现在不同的国家都在考虑针对通证、ICO等领域推出相应的立法。从民间来看,类似币改试验这样的探索也争取能够找到一些路径,推动区块链领域从无序走向有序,让通证经济真正赋能实体经济。这也是币改自治社群发起的初衷。

仅仅通过行业自律肯定还是不够,需要多利益相关方参与进来,共同完善治理机制。

这个圈子的进化速度特别快,有点像一个有机生命体一样,过不了多久,可能又是一个新的状态。我觉得我们可以多一点耐心,也多一点信心。

还有一点非常关键的是,我们需要主动拥抱监管。即使在监管政策不明晰的时候,我们也需要保持沟通,尽量公开透明地推动项目发展与社群治理。

15.jpg

   (八)币改关键不是发币而是重塑协作关系

吴德铨:猎问第八发。对于币改,事实上,很多传统互联网公司早已悄然布局。腾讯、阿里、百度都有涉及公链、生态。网易、迅雷、天涯等等诸多公司也有相关区块链产品、社区探索。这些互联网企业的区块链探索,是否最终可能走向通证化改造?有没有案例是目前币改试验区的通证化改造指导可以借鉴的?

赵大伟:原则上,这些企业都可以嫁接通证经济。但我前面也讲到了,嫁接通证经济的姿势不同,效果也不一样。

如果这些互联网企业只是依托通证经济实现资产的高效流转,没有完成社群经济体的构建,虽然有一定价值,但是意义比较有限。

如果这些互联网企业携带存量的产业资源与用户基础,构建一个完全新型的社群经济体,那么其想象空间将是非常巨大的。

所以,这些企业最终取得什么样的改造成果,取决于这些企业的认知与嫁接的姿势。

区块链与通证经济也是两个维度的概念。很多企业的改造,更多停留在技术的嫁接,没有实现通证的发行与流转。区块链是可信的手段,让通证经济激活生产关系才是目的。

我们提倡的币改,核心在于通证经济范式。依托于通证,这个价值媒介,实现资产的高效率流转,与大规模群体协作的有效激励,进而改善金融模型与组织协作形态,去掉中介成本,让财富创造效率更高,让真正的价值创造者公平地分享价值增值,提高整个社会的财富水平。

很多人对“币改”存在认知误区,币改的关键不是发不发币,而是要思考通证如何重塑组织协作关系。

吴德铨:这个误区确实需要深入思考,才能认识到位。

据说,目前报名参与币改试验的企业已经有五六十家,他们有的是供应链、组织结构、用户管理等环节出现问题,互联网方式、实体模式解决不了;有的是天然具有数字资产,符合区块链技术的改造特征;也有个别项目是因为融资难,希望通过区块链来解决。

这些企业的币改需求,是否都能顺利推进,融资问题是否有通证化改造合规解决的空间?

赵大伟:出现这样的构成,也恰恰印证了很多企业对于区块链、通证经济的认知存在的误区。

认为传统资本市场环境融资困难了,就到区块链领域融资,这一点肯定是偏颇了。只不过过往的一些“烂项目”快速融资让大家形成了一种错觉。这个更多是趋势红利形成的结果而已。

当市场逐渐归于理性,慢慢就会回归到价值投资的轨道上来。

通证经济改造,是推动传统组织拥抱新经济范式,不论其过往是否成功。因为,每个企业都是时代的企业,当时代环境变了,顺势而为才是正道。过去做得好的企业,居安思危,也需要顺势调整;做得不好的企业,都在思考弯道超车。这是个时代命题,是所有组织都将面临的问题。

币改自治社群,会通过一系列的工作,推动传统组织有效嫁接通证经济,助力实体经济升级。而币改试验区,会重点筛选优质项目进入交易板块。如果一堆问题的项目,也很难过关。

 (九)通证经济改造没有标准答案

吴德铨:猎问第九发,最后一发。工业化时代,财富创造归功于以公司为核心的记账机制,人类97%财富是在公司诞生后250年间创造的。1990年,美国管理思想大师迈克尔·哈默率先提出企业再造的思想。中国在90年代也掀起了流程再造为核心的企业再造浪潮。1997年,资本收益率只有3.29%的国有企业深陷危局,国企股份制改革才得以全面推开,史称股改,成为中国经济改革浓墨重彩的篇章。

与当年骑毛驴扛麻袋收购股改公司原始股暴富的一批人类似,如今大批草根出身的炒币者、区块链VC在四处寻觅币改的原始股。

有人说,从首富的变迁,黄光裕、王健林、马云、任正非,其逻辑是公司股权分配格局日益现碎片化。尤其华为股权分散已类似于发token。那么,我们能不能说,币改对经济组织的改造会掀起又一次企业再造的浪潮,从而助推中国商业模式升级和经济跨越式增长?

赵大伟:我们一直在研究通证经济对于传统产业组织的影响,个人认为,基于区块链的通证社区经济体,是非常有可能掀起一轮企业再造浪潮,不过这次再造之后,企业的组织特征可能就变了,变成BTC经济体(Blockchain Token-economy Community)。

而且,我坚定地认为,这次组织协作形态的变革,将是非常伟大的。我们原来因为信息不对称、信任不对称,出现了大量的信息中介与信用中介,如果区块链技术与通证经济范式得以落地,就意味着很多中介机构的价值就弱化了,会压缩中介的收益空间,实现去中介的点对点的有效协作,把中介的收益重新分配给生产者与消费者,进而提高社会整体财富水平。

然而,与股改不一样的地方是,股改还是有一些标准模型可供参考。因为股份公司与股票市场,已经存在了几百年,我们在90年代更多是借鉴与参考。

而币改,通证经济改造,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全世界范围,大家都在探索,也可以说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

这也说明,对我们所有人而言,这将是一次重大的机遇。微观上,改善我们的组织,宏观上,推动我们的经济。

吴德铨:感谢币改试验区秘书长赵大伟先生今天百忙之中做客猎云财经的猎问·创世相对论,非常全面系统地回答了猎问9连发!愿币改试验区聚集更大的社区共识,推动区块链和通证经济真正“脱虚向实”,服务于实际经济转型升级,贡献区块链和tokenize的正能量。

谢谢各位参与猎问·创世相对论的研讨,下期见!

自由提问环节:

   区块链不成熟推动通证化会成为先烈吗?

网友Alex Guo:币改最初的公告说是要大型互联网企业,实体经济成熟企业,可是赵老师的解释又说币改适合新建一个组织,大型企业既有利益很难撼动,是不是有点矛盾?币改的第一个项目是不是选错了,他是收法币的pos机啊,积分根本就是赠送的,没什么用,另外基础设施不完善,技术尚不成熟的情况下,推动通证的全面价值流通,是不是太急了,最后做了先烈?

赵大伟:这个也是好问题。方向上,是面向大型互联网平台公司、实体产业龙头,但是操作上,是建议做“产业新城”,这个不是矛盾,而是路径。

币改公示的第一个项目,是项目方自荐,需要面向社群成员进行公开答辩。由筹备组与社群成员共同决定是否合适加入币改试验区。

对于这个项目,我不太方便做评价。币改自治社群的初衷,就是希望能够让项目方充分地披露信息,让社群成员充分了解项目并作出判断。

王晓宇:币改与ICO的区别是什么?

赵大伟:币改,是通证经济改造,是基于通证重塑传统金融模型与组织协作形态。ICO是一种融资方式,现在又演化出IEO、ITO等说法。面向社群成员融资只是通证经济改造的一个环节。

而既然是融资,自然要遵循所在国的法律法规。这一点是推进币改工作需要注意的一点。

王玉顺-律师:币改,我的理解是证监会+证交所,只是监管审核权利是所有人,可以这么理解吗?

赵大伟:币改自治社群,是希望探索一个社群治理模型,这也是一次试验,因为我们对于未来组织形态的预判就是社群经济体的范式。至于说套用原有的机构来理解,我觉得可能不太合适。

王玉顺:如果提供融资服务,本质上是否涉嫌公开发行?

赵大伟:币改自治社群,不涉及到公开发行环节。只做币改项目的通证经济设计、面向早期机构投资者的全球通证发行阶段。

赖全荣:通证经济改造对应要建相关自组织,自组织往往在效率、管控方面会不力,这块有什么好办法解决?

赵大伟:自组织不是无组织,去中心不是没中心。这个就涉及到治理机制了,我个人的观点。中心化共识与分布式共识是并存的,所以也要对治理机制进行解耦,根据决策项目的领域、组织发展阶段等因素,进行设计。去中心化、中心化,都是手段,不是目的。既然是手段,就意味着都可以结合着使用。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