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中国、日韩、东南亚,谁将引领亚洲区块链产业?

本文共4176字,需花费10分钟以上来阅读
中国谨慎、日韩开放、印度暧昧、菲律宾粗暴...

 本文由小葱App翻译整理,略有删减。原文标题:2019 Outlook for Digital Assets in Asia,来源:Medium,作者:Eugene Ng,系对冲基金Circuit Capital合伙人,译者:靳倩倩,转载请注明出处。

 区块链行业的每个人都在密切关注着美国的监管透明度、技术突破和主流应用。然而,如果我们把目光转向亚洲,会注意到该领域内的各个地区都在大力推进区块链发展,而这可能会使它们成为数字资产类别的领导者。考虑到区块链的开源特性,每个人都在猜测谁将首先越过终点线。尽管现在进行投机可能还为时过早,但投资者至少应该对未来12个月亚洲和数字资产类别之间的关系有一个充分的了解。 

 若想保持领先,则需要灵活、放眼全球、着眼长远。因此,本文将通过对每个地区当前在数字资产领域的发展进行简单的概述,重点介绍未来的发展,尤其是对2019年的展望。 

柬埔寨 

 柬埔寨的大多数人都从事自给自足的农业,因此,柬埔寨第一次接触区块链技术也不足为奇,因为它实施了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大米)供应链解决方案,以帮助农民公平定价。该国的其他使用案例主要集中于能够帮助提高透明度、银行渠道、小额支付和有效跨境交易的技术。 

 然而,在国家层面上,情况并不乐观。从2017年开始,柬埔寨政府和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 of Cambodia)一直在探索区块链和央行的数字货币,但一直以来进展甚微。而且,该国现在要求其公民取得许可证后才能购买、出售或交易数字货币——如果没有许可证,这些行为将是非法的。而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数字货币的使用。 

 展望: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将继续看到非营利组织和小型金融科技公司推出创新的解决方案,但由于缺乏政府支持和产品教育,这一方案的推广可能会受到限制。 

印度 

 IT巨头Mahindra与Telangana政府合作,推出了“区块链区”。与该地区的一些国家类似,印度奉行的是“区块链而非加密”的战略。不过,印度数字资产类别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自去年7月以来,该国限制其银行为加密货币相关的业务提供服务。此外,虽然在印度拥有加密货币是合法的,但印度国家软件和服务公司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oftware and Services Companies)认为,这种所有权可能是非法的。也有传言称,加密货币可能仍将被禁止。在这种立场不明确的情况下,企业家、投资者和企业要在这个领域建立和投资并不容易。 

 展望:到2019年,我们可能会看到公共部门大量实施和发展区块链项目,而由于政府缺乏明确性和机构的支持,主流项目的采纳可能会面临挑战。 

中国

中国大陆

 中国大陆和区块链有着“爱恨交加”的关系。许多人可能会感到困惑,为什么中国通常对数字货币怀有敌意,甚至禁止所有与数字货币相关的商业活动和ICO,但他们却非常支持分布式账本技术。其实,中国当前的国家战略可以很容易地概括为“区块链,而不是比特币”。 

 2019年将是“稳增长”之年,政府将以“六稳”政策转向增长导向型政策,重点关注就业、金融市场、外贸、内外资和发展目标等领域。在国内,任何形式的数字货币活动都将被视为对权威的挑战。 

 虽然我认为中国可能在短期内取得一些技术突破(区块链技术的使用和采用),尤其是那些拥有数百项专利和数十亿资金的大企业之间(例如微信和支付宝),但我担心,在充分发挥分布式账本技术的潜力方面可能存在一些局限性。我们已经开始看到人才和公司蜂拥到邻国建立业务(例如币安)。尽管如此,我们仍有可能在未来12个月见证中国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更多细节。如果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发行一种主权数字货币,数字货币作为一种资产类别肯定会获得合法性。 

 展望:到2019年,中国将继续在区块链领域进行健康的国内投资、海外收购和创新,可能会取得一些积极成果。此外,中国或许能够采用并改造这项新兴技术,使之成为自己的技术,不过,从长远来看,这种“双重身份”战略是否会为开源技术带来回报仍不明朗。  

中国香港

 曾有人认为,香港或将是数字资产监管的圣杯。然而,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们看到了一些著名区块链公司的离去,如Cardano和Xapo。由于中国内地对数字货币普遍采取反对立场,禁止一切与数字货币有关的商业活动和ICO,所以,香港监管机构效仿也就不足为奇。但监管机构实际上还禁止交易所与散户进行交易。由于监管机构预计将采取更为严格的立场,香港这座城市本身也会发现在该领域建立领导地位具有挑战性。 

 展望:考虑到新加坡、菲律宾和泰国等邻国制定的数字货币友好政策,预计将有更多初创企业、资本和人才前往这些司法管辖区。尽管香港可能会继续其成为全球数字货币交易中心的豪言壮语,但很难看清它的雄心壮志。总体而言,由于香港作为亚洲领先金融中心的声誉,今年它(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落后。在未来的几年里,分散的金融将成为一个日益增长的焦点(和力量),而这会给中国对传统金融的过度依赖增加更多的压力。 

中国台湾

 被誉为“加密国会议员”的台湾立法委员兼国会议员徐杰森(Jason Hsu)雄心勃勃,要把台北变成下一个世界上的区块链岛。虽然台湾政府尚未起草任何有关加密货币的官方立法,但台湾加密区块链自律监管机构的成立,是为了帮助制定行业标准和惯例。加上《金融技术创新和实验法案》(Financial Technology innovation and Experiment Act)的批准,这标志着该地区在数字资产类别发展强健和健康的生态系统方面取得了突破。同样明显的是,台湾的生态系统在过去几年中已经在迅速发展。而且作为世界顶尖的技术学院之一,国立台湾大学不乏人才。 

展望:到2019年,徐议员将帮助架起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的桥梁,预计越来越多的私营企业将投资和部署区块链技术。总体而言,由于生态系统运转良好,台湾具备未来12个月取得进展的大部分要素。  

印度尼西亚 

 随着政府支持的区块链中心的建立,印度尼西亚也开始向区块链看齐。该国还考虑发行自己的数字印尼盾。事实上,印尼央行希望该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推出国家数字货币的国家。五家主要银行- -印度尼西亚内加拉银行、印度尼西亚Rakyat银行、Mandiri银行、Danamon银行和Permata银行- -正在考虑在其系统中实施区块链。

 展望:展望未来,这个国家或许拥有足够的意志力,但在未来12个月,可能会因为缺乏足够的生态系统而苦苦挣扎。这包括人才、区块链技术公司和公众的支持。在一个对数字资产普遍不熟悉的人群中,我们今年也不太可能看到大量的零售应用。话虽如此,印度尼西亚作为世界第四大国家,仍然相对贫穷和银行存款不足,实施区块链的应用和好处可能会在较长一段时期内得到更好的采用。 

日本 

 日本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拥有相对规范数字货币交易法律体系的国家,在加密货币的接受、监管甚至合法化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这并不奇怪,特别是当该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2016年正式承认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为货币的发达国家时。这种国家认可增加了数字货币的合法性,自然有助于提高公众对数字资产的看法。 

 当日本第二大银行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 Group)宣布将在今年3月之前发行一款日元稳定币时,产生了很多影响。这项计划已经有60家国内地区性银行参与,消费者可以在任何一家参与的银行使用这种加密货币。据日本监管机构称,近200家公司正寻求进入日本。其中包括Line、雅虎、大和证券、Drecom、Money Forward、Avex、Adways、Appbank、Forside Co、Fasteps和Samuraj & J Partners。 

 展望:这个国家拥有最强大的社区和开发领域中最聪明的头脑。2019年,日本很可能将继续在数字资产类别的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因为我们也将看到政府如何促进数字货币的使用和采用的一些大规模实施。话虽如此,这些发展将主要限于日本国内,因为大多数未来的发展都集中在国内。

马来西亚

 该国在很大程度上采取了零碎的方式来监管其加密货币行业,但似乎当局正在寻求控制该行业,因为监管机构现已将加密货币,代币和加密资产分类为证券,这意味着它们现在属于马来西亚证券委员会的管辖范围之内。尽管这一方式看起来略显粗暴,但政府对这类资产类别还是表达了积极的态度。 

 展望:由于政府采用非结构化方法,以及相对不发达的生态系统,马来西亚数字资产类别的增长可能仍将保持现状。

菲律宾 

与该地区的央行一样,菲律宾央行在金融市场上支持区块链,但对加密货币持谨慎态度。该国已经开始创建特殊的加密经济区(SCZ): Cagayan Economic Zone。当地管理局已经颁发了20多个数字交易许可证,提供免税等经济利益。ICO的最终立法本应在2018年底前公布,但被推迟了。 

 展望:管理局很可能不会禁止ICO,而是给予更多的监督。在接下来的12个月里,随着经济增长被限制在受保护的特区内,主流应用可能会滞后。SCZ能否在较长时期内取得成功,仍有待观察,因为它让我想起90年代大型私营企业在互联网早期发展阶段建立自己的内部网一事。

新加坡 

2016年,狮城率先在亚洲引入了“监管沙箱”,允许金融科技公司试验和展示其创新产品和服务,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一直在围绕区块链技术的创新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2018年,新加坡的ICO数量排名第二。上月,新加坡金管局发布了有关ICO的指导方针,以保护零售业免受欺诈,确保反洗钱政策有序。随着数字资产类别的趋势和发展逐渐展开,监管机构倾向于采取一种“观望”的态度,因此逐渐更新的指引显示出监管机构对该行业的支持立场。如果不是因为有限的开发人员和研究人才储备,这个国家很可能是我为区块链选择硅谷的地方。

 展望:展望未来,数字资产类别内的资本市场可能会蓬勃发展,但由于缺乏开发人员、人才和创新,区块链生态系统的整体增长可能会受到拖累。 

韩国 

 尽管韩国政府开始大幅禁止ICO并对数字交易所征税,但它对区块链行业的态度已经不那么强硬。最近,政府宣布今年拨出1万亿韩元(约合8.8亿美元)用于区块链的开发。这种论调的转变很可能是由于新兴国家已经意识到这种替代资产的潜力,该国占全球加密货币交易量的30%。 

 韩国最受欢迎的即时通讯应用Kakao现在正将加密货币与他们自己的代币和区块链技术集成到他们的平台中。Qoo10常被吹捧为“亚洲亚马逊”(Asian Amazon),目前正与该国最大的交易所Bithumb合作,推出一项全球加密支付服务。其他大型国有和私营企业亦纷至沓来,包括全国最大的电信公司SKT、全球第三大汽车制造商现代汽车公司、全球领先的电子品牌之一LG公司、新兴银行、第二大国内银行、Nexon 、一个价值115亿美元的游戏巨头以及该国最大的酒店预订平台Yeogi Eottae。 

 展望:在私营和公共部门的共同努力下,精通技术的加密友好型人群可能会在2019年引领该地区的应用和创新。由于大多数大型企业在全球都有业务,这种将有可能使加密货币普及至整个亚洲。 

泰国 

 “微笑之国”泰国已将目光投向成为亚洲地区区块链的中心。从政府支持分布式账本技术发展的各种举措(从建立区块链支持的选举投票制度,到更高效的税收收集系统)来看,这一点都已经相当明显。监管机构还宣布了ICO和加密货币的框架,其中包括7种加密货币的合法化:比特币(BTC)、以太坊(ETH)、比特币现金(BCH ABC)、以太经典(Ethereum Classic)、莱特币(LTC)、瑞波币(XRP)和恒星币(Stellar)。事实上,就在上个月,泰国证券交易所(Thai stock exchange)还宣布,计划在不久的将来推出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 

 展望:在国内和海外风险资本资金流入的推动下,泰国初创科技行业也在经历强劲增长。在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大力努力下,我认为泰国在区块链技术采用方面将比亚洲其他国家更具吸引力。 

结论 

 鉴于该地区工业、经济和技术发展增长的多样性,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采用,发展和创新的差异也不可避免。在我看来,2019年亚洲将有三个新兴趋势:建立更多特殊的加密经济特区,增加支持加密货币的银行渠道以及央行数字货币的进一步发展。当然,每个地区的增长都取决于政府、私营部门及其人口的支持。 

本文来源:小葱快讯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共70条 讨论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