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区块链先锋50人的一封信 | 王运嘉:技术人,请严守道德底线

本文共2929字,需花费8分钟来阅读
整个币圈的市值加起来也抵不过张首晟教授一个人对全世界的贡献。

王运嘉

北京枫玉科技公司创始人
币改试验区通证法律研究小组组长
全球影响力变现平台(VIPcoin)发起人

技术人,请严守道德底线

猎云财经的吴德铨总前几天发了个微信给我,要我写一封面向全行业全社会的信,当时觉得一直以来的确有几句话如鲠在喉,正好趁此机会和大家聊聊,没多想就答应下来了。

回顾2018年里整个行业跌宕起伏,从极热到极冷,从无所不能到过街老鼠,各种事件层出不穷,链币证商法税,环环相扣,既分又合,既广且深,一下子却不知如何下笔。想了想,复杂问题简单化,就不拘一格的想到哪写到哪,万变不离其宗,还是聊聊基础性问题比较好,基础懂了,一通百通。

首先,张首晟教授不幸的英年早逝是全行业全社会甚至全人类最大的损失,整个币圈的市值加起来也抵不过张首晟教授一个人对全世界的贡献。在经济领域里,劣币驱逐良币,在人性社会里,恶人驱逐善人,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反而死了,太不值了。哀莫过于此,大恸!天堂里没有恶人,谨愿教授一路走好。

技术就是技术,技术永远是为业务服务的,没有应用场景的技术是无用功,一个应用有没有币,纯看应用的设计者,旁人无需置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没人用的有币应用会死掉,有人用的无币应用会活着,就这么简单。

区块链至今没有技术上的统一定义,有些链既没有区块也没有链,依然号称是区块链。不过,从应用的角度来看,倒有个普遍的“共识”:分布式记账系统,或者更准确的说,“镜像”分布式记账系统。“镜像”的意思是每个节点运行的软件是一样的,输入和输出的数据也是一样的,虽然有几万个节点(例如,比特币),但实际上在同一个时间点每个节点干的是同一件事,所以,逻辑上整个记账系统就只是一个节点,实际上也是如此,增加节点的数量不会加快整个系统的记账速度,反而会减慢记账速度。

虽然有些加速的方法(例如,优化的签名方式、相对中心化的共识机制、或者分片计算等等),但帮助不大,因为这是区块链的结构性问题,至今这些改进依然改变不了算法的空间效率(Space Complexity)或时间效率(Time Complexity)的位阶,只不过改变了效率公式中的常数(Constant)。学过算法的人应该都知道,奇怪的是很少有人写文章科普一下这个显而易见的核心问题。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定时炸弹,那就是链上的数据量愈来愈大,永无止境的增长,总有一天节点们因不胜负荷而导致爆炸,除非在爆炸之前能够制定并实现垃圾清理机制。

就应用的实践而言,现在的计算机技术已经几乎是无所不能了,为啥非得用区块链技术?原因有二:(1)“不可”篡改性(现有C/S模型中,数据大都存储在数据库里,只要你有足够的权限,你就能改数据库里的数据,换言之,用的是管理手段而不是技术手段保证数据的不可篡改性);(2)“不易”攻击性(指的是黑客对链上数据的攻击,而不是对交易所的攻击)。简单讲,对内防作弊(共识算法),对外防黑客(足够数量的节点,攻击成本太高),所以,所谓的“不可”与“不易”都是概率上的。事实上,要达到这个目的得付出不菲代价,那就是“足够数量”并且“独立”运算的节点,“独立”的意思就是各自(不同的控制人)诚实中立地运行同一份软件,不勾结不共谋。有些“公链”就数十个节点,并且也不怎么独立,是不是“公链”,看官自己判断吧。

除此之外,区块链还有二个特点:时序性与共享性。其实,这些特点都是针对“账本”而设计的:不可改、时序、共享(以求公信)。中本聪设计比特币是对当时金融风暴与政府滥发法币的一种抗议,比特币表达了他的理想与情怀,由于是针对解决金融或法币超发问题的,所以用了“账本”这个名词,如果换个场景,或许会被称为“日志”或“日记”,对不。

无论如何,从应用的设计角度而言,区块链就是个账本,别想多了。至于记账的标的物,视情况而定,可以是币,也可以是物(例如,存货),或者是权益。比特币账本只记录一种币,就是BTC,而以太坊允许你记录除了本币ETH之外,还可以经过“智能合约”定义与记录其他币。

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 或Dapp, 这些名词取的真不错,都挺有诱惑力的)就是跑在虚拟机上的一小段程序,虚拟机本身是个批次序列机(Batch Sequential Processor,简单讲,一次只能跑一个智能合约,并且不能中断,直到智能合约自己结束或者被“杀掉”,才能跑下一个智能合约。总的来讲,是个很老很简单的技术,但很安全,学过OS的应该都明白),由于虚拟机计算资源的限制(别忘了,无论有多少个节点,整个系统事实上就是一个节点),这个程序不能太大,并且不能跑太久(一旦“超时”系统会自动“杀掉”这个程序,否则,下面一个“智能合约”或许就得等半天甚至于没机会跑了)。

此外,智能合约的对象主要是币,I/O的功能很弱(甚至于没有),与外界沟通的渠道很少,所以,智能合约干不了什么大事,复杂的应用是不可能完全用智能合约实现的。真实的大规模的应用是不会跑在公链上的,原因很简单,你得和其他人竞争计算资源,换句话说,你的成本是不可控的,你的响应时间也是不可控的,除非你不计成本,就好像是百度的竞价排名,你得花得起钱才能保证你排在前面。

一个币值不值钱,得看它价值的本源。比特币没有对应任何资产,它的价值源自于它有使用场景(炒币的不算),虽然这些场景不怎么光彩。早期比特币价值源于暗网的使用,现在它的竞争对手比它更隐蔽,造成BTC的使用场景稍有减弱,但是,它却被传统的金融市场所接受,可以在正规的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上合法的交易,换句话说,它的流动性是最好的。请注意,BTC是唯一可以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上交易的币,此外,美国的证监会宣称BTC不是证券,为什么,很简单,因为BTC没有发行主体,BTC是“机器”发行的,并且从来没有进行过ICO(也就是说,从来没有任何个人或企业以发行BTC的方式进行过融资,所以,它不可能是证券,就那么简单,牵扯不到Howey Test,别想多了)。

有些币是有对应的资产或权益的,例如USDT,所以币只是资产(或权益)的一种载体或表现方式,币的价值决定于资产或权益的价值。至于是不是证券,得看具体情况,并且同一种币在不同国家或许会有不同的定性,例如,美国认为所有的币(BTC除外,ETH待定)都是证券,新加坡则认为大部分的币不是证券。

至于token(通证),我认为是coin的上位概念,证、币在逻辑上应该分离,coin(含法币)是token的价值衡量单位,token是可流通的凭证,证币分离对商业模型的重构会有好处,模型的设计会因为设计元素的多样化因此而更加灵活。此外,token也可以作为“多方”协作之间的利益分配载体或媒介,“多方”包含了研发团队、运营团队、资本方、推广方、渠道方、以及消费方(最后用法币买单的)等等,统称为生态、社区或者社群。Token(含coin)能不能创建一个经济体系,或者能不能融合到现有的经济体系,有待观察,我认为有机会,但关键是别想多了,颠覆是不可能的(至少在我有生之年内),还是多想想如何融入现有的经济体系比较靠谱。

币圈曾经是个造富机器,给了韭菜们无限的憧憬,不过这已经是过去式了。回顾过往,炒币致富的,我认为无论是运气也好,还是眼光也好,或者是信仰也好,只要不忽悠,都无可厚非。但是,真正可怕的是懂些技术或有些金融或经济专业背景却心术不正的人,所谓“就怕骗子有文化”,还真是这样。现在币圈基本已经凉凉了,想要荣景重现,估计很难了。

而链圈方兴未艾,可是乱象又现(无币应用一样可以作恶,作恶的是人),信不信,下一批被收割的韭菜不是别人而是法官,是的,你没看错,无币区块链的首要应用是电子数据存证(法律上叫“证据保全”),利用区块链的不可篡改性以保证数据的完整性(有别于“真实性”,假的数据上链后依然是假的,虽然没被改过)。

但是法官们大都是技术小白,被“技术大拿”们一阵忽悠,误认为只要是区块链就自动满足了不可篡改性,却不知道不是每条链都是比特币链(10年里没被黑客们攻破),实际上,大部分的链是可以改的,并且很容易就被攻破。明明知道应该用技术性来保证不可篡改性,却偏偏鼓励法院用自己的权威性去建联盟链,这不是坑害法院吗?万一这条链被黑客攻击了,数据被改了,请问谁来裁判链上的数据到底被改了没,你让法院们和法官们情何以堪?

希望张教授的过世能够敲醒有文化的技术人,你的技术不是用来忽悠不懂技术的人,而是保护不懂技术的人,请严守技术人的道德底线,为这个行业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做出积极有益的贡献,不要让有良知的法官或人们因此而牺牲,不要让悲剧重演,谢谢!

2018.12.28

微信图片_20190107143232.png

微信图片_20190107143340.png

微信图片_20190107143435.png

微信图片_20190107143605.png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共49条 讨论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