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长铗:寒潮来袭,你是选择坚持,还是退场?

本文共3420字,需花费9分钟来阅读
长铗认为,对于区块链的理解,最好能跳出代码本身做跨领域、跨学科的自我通识教育,用第一性原理思考推演区块链的本质与发展逻辑。

微信图片_20181205113026.jpg

2011年,一位大三学生在知乎上问:“有 6000 元,有什么好的理财投资建议?”长铗的回答是:“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 6000 元这回事,五年后再看看。”结果这个帖子几乎所有币友都知道了,毕竟若当时真的买了比特币,那位学生现在已经身价几千万了。 

而今天,若有闲钱需要投资,长铗对此的回答是:“投资自己的大脑。”他认为,对于区块链的理解,最好能跳出代码本身做跨领域、跨学科的自我通识教育,用第一性原理思考推演区块链的本质与发展逻辑。 

从科幻小说到区块链

长铗,本名刘志鹏,2004年他首次以“长铗”为笔名在《科幻世界》发表小说《男人的墓志铭》,并将这个笔名沿用至今。

在成为币圈大佬之前,他的身份更为知名的是一名科幻小说作者,并曾在2006-2008年连续获得科幻小说最高奖银河奖。而在2011年创办巴比特论坛之后,经过6年的沉淀,再度转型创业,携手段新星创建了比原链。 

晋诗有云:“长铗鸣鞘中,烽火列边亭”。疏朗飘逸、不安于室,长铗有着一股不愿意成为普通人类的劲儿,而这股劲也促成了长铗从小说家到区块链布道者以及比原链创始人三次转身的根本动力。 

“长铗比较靠谱,比原链的技术团队不算顶尖但是稳扎稳打,项目也在稳步推进”。这是比原链的支持者表达得最多的一个观点。 

而在币圈提及长铗,多位圈内人坦言:这人名声很好,是个理想主义者。 

长铗是个理想主义者,这个特质他从小就有,一家媒体在几年前曾写到:17岁的刘志鹏在2003年夏完成高考后,看到报纸说桃花源遗迹在隔壁的新化县城,于是效仿陶渊明笔下的渔夫,从家乡邵阳市徒步一百余公里跑去探访。 

他带了点儿钱,走了两天,一路上吃住都在沿途的农户家,最后在奉家山一个山洞里找到一只碗。他带着这只碗又走回邵阳,交给文物局,还得到了领导的表扬,当然这个小事只是他作为理想主义者中的一个小过场。 

大学时长铗是个科幻小说爱好者,沉迷于威廉吉布森、尼尔斯蒂芬森构建的赛伯朋克世界。他后来的科幻小说,多以计算机题材居多。

微信图片_20181205113030.jpg 

2003年到2010年间,长铗痴迷科幻写作。如果继续写下去,也许会成为下一个刘慈欣,但他并没有想过要以此为业,“别人把写作当做饭碗,但我不是,我是因为做不了科研,于是把对科学的热情全部转化到科幻小说创作里。” 

大学他本来想学物理,但被调剂到了资源勘探专业,由此苦闷。他以这样的方式,继续热爱物理。 

热爱物理的人会把宇宙挂在嘴边,他们不会崇拜某一个科学家,而是会赞美某一条定律。冯·诺依曼是长铗不时提起的科学家,尽管他对信息论赞不绝口,但他拒绝承认冯·诺依曼是他的偶像。 

他所从事的区块链行业,在近两年内迅速膨胀,是一个盛产魔幻故事的地方,这里有无数他可以用来写作的素材。“其实我有很多关于区块链的构思,我真的很想写,但是没有时间,我想等将来闲下来,写点自己想写的东西。”

长铗曾发表一篇名叫《屠龙之技》的小说,小说的核心就是:谁掌握了计算能力,谁就掌握了核心权力。 

这和比特币很相似。 

在比特币世界里,谁掌握了算力,谁就掌握了权力。同时,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也是一个黑客,长铗小说的主人翁也是一个黑客。他几乎是凭一己之力创造了一个宏大的工程,也是因为计算编程能力放大了人的能力。 

创业之后,他没有时间继续写作,与科幻圈的朋友也鲜少接触。最近,他们聚了一次,有人辞了工作全职写作,这让长铗佩服,“他比我更热爱科幻”。 

巴比特:专注布道区块链

2011年,长铗创办了巴比特,这是国内最早的介绍区块链的网站。创业之初,他就想的明白,“我一直在等待一个像互联网的大趋势,但不要追逐风,要成为风……” 

很幸运地,他等来了区块链。七年来,长铗像一个布道者,只要有机会,他就推广、普及区块链。

微信图片_20181205113033.jpg

长铗说自己是一个内向的人,要不是创业,他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每天见这么多人,还要在几千人面前做演讲。 

巴比特上一轮融资的时候,BP里还有数学公式。他拒绝接受FA提出的修改建议,“我不喜欢迎合别人,懂你的人自然会懂你”。 

长铗曾说:“创业不需要带入过多情感。”很多公司讲究人情味,把公司变成家庭,他们不是这种风格。“理性化的团队不用感情来洗脑,追求长远的目标一致很重要。” 

长铗笔下的科幻小说以长句子、信息量大而著称,读起来很费脑,他讲区块链也一样,会夹杂热力学、不可能三角、第一性原理等字眼,越说越晦涩。 

2016年,徐小平曾让他用一句话介绍区块链,长铗说区块链其实是印刷机的逆向机。微博上有评论戏称,就是这句话耽误了徐小平晚两年入场。

常有人建议长铗讲区块链的时候尽量避免用艰深术语,但他不以为然,“那些最接近事物本质的奥义,本来就需要更多思考。” 

这个圈子充满了暴富神话,有可能一个毕业没多久的年轻人通过炒币就实现了财务自由。人们津津乐道的谈资,长铗觉得不值得一提,“很多人的财富与他的智慧并不匹配。”  

通过投资比特币,长铗的财富增长了好多倍,但他没什么感觉。有许多人会向长铗咨询买币的建议,他都拒绝了,这背离他的初衷,“人们应该引以为豪的是,通过自己理性的决策,出色的执行力,实现自己的目标,而不是为随机性的东西喜怒哀乐。” 

像一开始入场的时候一样,他很执着,期待着能有新的发现。他继续用自己的方式,摒弃归纳式思维,崇尚第一性原理思维,“大部分人的思维是归纳式的,这种经验在创业当中不是什么好事,容易陷进去出不来,为什么现在古典互联网的说法,就是因为他们还是用互联网的思维来做区块链。”

最近让他兴奋的是人工智能、区块链这两个看似不相干的领域,竟然在计算上已经形成统一。计算即权力,这是他最近常说的一句话。 

2011年,长铗还在广西南宁国土资源规划院做工程师,他花掉了所有的工资买了比特币。比特币的出现,完美契合长铗对云时代、宏大分布式计算工程的想象,他憧憬一个“计算即权力”的时代,开始到来…… 

当时,比特币的圈子很小,在接触和宣传比特币的过程中,有一天他收到了名为QQAgent网友的比特币打赏,这个人就是后来比特大陆的吴忌寒。 

当时了解区块链的人非常少,遇到一个知音,长铗感到非常宝贵。2011年下半年,他就和吴忌寒一起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区块链的布道社区:巴比特论坛。 

然而,一年后巴比特陷入了困境。 

2013年,比特币的价格从35美元跌至2美元,“比特币已死”的言论充斥在各大区块链媒体的头版头条,受此牵连,长铗也亏得一塔糊涂,巴比特的社区活跃度快速下降,网站更新一度停滞。 

长铗身边很多人都离开了这个领域,甚至当年一起撰写国内第一本比特币书籍《比特币:一个真实而虚幻的金融世界》的七位作者,也有几人离开了。当时交锋最多的是这个问题:比特币的涨和跌,可以被操纵吗? 

长铗认为,比特币是技术发明,并非生来就有“自由”基因,当然也与“专制”无关,“专制”或“自由”取决于使用它的人。 

即便面对比特币的拉盘行为,长铗在2013年的一次采访中,也坦诚自己的看法:这是市场行为,说明那些富有者继续看好比特币,不断增持比特币。没有人阻止你去市场购入或抛售比特币,这就是公平的。马太效应在各个经济领域都会出现,与比特币何干? 

时至今日,也有很多人把区块链视为一种金融创新。大概因为区块链是风口,更容易融到钱,可以向所有人发行Token,可以交易,流动性好,但长铗觉得这是对区块链最大的误解。 

区块链时代必然到来

区块链是纯粹的技术创新。 

长铗深信“区块链时代”必然到来。 

长铗决定离职创业是在2014年。这一年比特币行情回暖,《比特币》作者之一宋欢平到南宁和他见过面,随即他就到杭州成立了巴比特公司,初创成员全部都来自于巴比特论坛。 

不久,巴比特就获得了光速安振的天使轮200万的融资。但好景不长,寒冬又来了。 

2015年初,当时世界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运营商 MT.Gox 宣布服务器被黑,近85万个比特币被盗。受此影响,比特币价格从266美元直接跌到了45美元,许多2014年融资的区块链媒体陆续转型、倒闭。巴比特的两位合伙人只做了4个月,便离开了。 

长铗始终记得2015年12月时候,一位用户给他留言:长铗,你的巴比特还能坚持多久?巴比特现在有收入吗?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许多早期入场的大佬对比特币的信仰开始动摇,尤其是那些经历过互联网创业的。一个流行的质疑是把比特币比喻为“互联网的浏览器”,先行者未必笑到最后,谁又能保证比特币能笑到最后呢? 

现在想来,为什么他们能坚持?深层的原因就是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知不同。 

互联网上,资源复制的边际成本很低,所以有很多互联网巨头早期不营利,后期利润会很高。而区块链上,交易的都是竞争性资源,资产都是不可复制的。 

互联网软件是中心化的组织,区块链不同,它是一个开源的社区,不需要像软件一样的迭代升级,而且不存在一个中心化的权威,可以宣布停止这个项目。  

区块链跟互联网构成了一种平行的镜像关系。这些认知奠定了他们对区块链的信仰,他们用最初的200万融资一直撑到了2016年9月。 

然后,比特币价格再次回暖。巴比特也完成第二笔由启赋资本、创新谷、梅花天使投资的千万级 Pre-A 轮融资。 

无论比特币的涨跌,区块链时代一定会来。 

众多币圈大佬之中,我独喜欢长铗,虽然你只看得到他想给你看的东西,但是我依然愿意相信他是个理想主义者。币圈鱼龙混杂,没有谁敢说自己做项目从来都不是为了钱,但有些人可以让我们感受到区块链世界的希望,比如长铗。 

若是币圈多一些做事实的人,那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乌烟瘴气,一地鸡毛。每个人都想赚快钱,注定大家都无钱可赚。身处币市寒冬,仍能不忘初心,用心做事的团队,相信最终都能看到区块链的明天。

本文来源: 区块链蓝海      作者:坏先生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共45条 讨论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