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互联网老炮杨宁“阵亡”区块链

本文共3589字,需花费9分钟来阅读
​曾经号称要颠覆阿里、谷歌的消费链,在杨宁的自我消费下走向了死亡。

从0.43元走向归零,消费链CDC只用了9个月时间。

从价格趋势上看,CDC走出了一条从高原向平原缓缓下降的地势剖面图式的行情,每一次走低,都套住了不少在高处接盘的韭菜,从巅峰摔下来的还有它的实际控制人杨宁。 

这位创立过Chinaren、空中网的互联网老炮,曾在几次资本寒冬中躲过危机,终究倒在了2018年吹起的区块链泡沫里,而他也是假象的制造者之一。 

曾经号称要颠覆阿里、谷歌的消费链,在杨宁的自我消费下走向了死亡。 

CDC项目彻底运转不下去后,杨宁宣布项目中止、团队解散。自称亏损2000万元的杨宁对进入币圈后悔不已。按他的说法,项目死于黑庄,死于没有执行锁仓,死于团队人员不断离去。 

杨宁的反思停留在轻易相信了去中心化的天真上,至于责任谁担,他闭口未提。一脸“被伤害”后,他扬言重回传统投资,徒留寒风中的韭菜不知向谁维权。 

无力托盘 杨宁“600万卖筹码”截图流出 

王煜(化名)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11月6日,数字资产交易平台ZB.com发布公告,暂停了消费链CDC的交易和充值,给出的理由是“钱包维护”。

这是CDC登陆的首家大型平台,这个号称“要用区块链技术打破消费数据垄断”的项目在今年2月上线交易所没几天,王煜从币价0.3元多起,陆续投入了40万元进去,“因为有杨宁站台,他创立的空中网可是在纳斯达克敲了钟的。” 

当初在ZB上以0.43元开盘的CDC,如今已经跌得以厘计算,王煜钱包里的币只值1900元。而让他佩服的杨宁从8月下旬起,就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CDC在ZB暂停交易后,王煜赶紧查看了一下项目官网,当初挂着“消费链CDC,全球首款区块链账单挖矿小程序”的页面已经不复存在,出现在眼前的是几行白底黑字,意思是社区有人恶意操纵市场,为稀释黑庄权益,项目释放了流动性。

微信图片_20181107092724.bmp

 CDC小程序已停止运营

事实上,最近的两三个月里,王煜所在的CDC社交群里一直都躁动不安。 

危机早在8月就露出了端倪,群里有人发现,CDC的官方公众号已经不再发布项目进展,官方微博也在5月停更,那个月,CDC唯一的一款微信小程序产品也已不再正常运营,上传消费数据奖励Token的活动仅办了一期。 

杨宁常被社群成员唤作“骗子”,消费链跑路的质疑越来越多。紧接着,爆炸性的“内幕”开始在群里传播,“杨宁把手里50多亿个筹码卖给了别人,对方砸盘才造成CDC暴跌”,而CDC的总发行量为100亿。 

“内幕”信息来自一系列微信截图,对话者之一是杨宁。蜂巢财经获得的30多张截图显示,对话发生在凌晨、下午和晚上,具体日期不详。对话的一方显示为杨宁的头像,另一方是微信名为“海浪”的男子。 

对话内容涉及以600万元接手CDC,包括55亿CDC锁仓筹码及其他冷钱包中代币、官网管理权、社区群主等一系列事项。 

其中,最令投资者社群忿怒的是55亿锁仓筹码一事,他们认为杨宁将此大批的CDC卖给了对方,放任对方割韭菜。 

从对话内容看,“海浪”想要收购杨宁手里的55亿CDC,杨报价600万元,“我的成本是1500万左右。”聊天中,杨宁想要退出的理由是在项目方上“背了太多锅”。

最终,“海浪”称要以销毁55亿CDC为前提接手项目,要求杨宁发销毁公告,杨以“不为币做任何事”拒绝再为CDC站台。 

两人的买卖看似没有做成,“海浪”以将在火币拉盘挑衅杨宁,杨扬言将砸55亿,“我不割韭菜,也不让任何人割。”

微信截图的流出被投资者视作“消费链归零,杨宁卷款跑路”的“证据”。今日,杨宁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称,联系他的人就是CDC项目的黑庄,“在流通盘里拥有超过一大半的币,可以任意拉盘砸盘。”他透露,黑庄占有20%持币份额。 

他自称无意跟对方一起割韭菜,“如果他愿意割与我无关,我要完全退出。因为我在CDC项目里损失价值2000万人民币左右,他只需要补偿我几百万就可以,我完全退出。” 

伴随着币价下跌、团队成员陆续离开,杨宁称,以传统投资人身份加入团队的他“实在撑不下去”。 

按照杨宁的说法,为了不让对方绝对控盘,项目大量释放了流动性,“100%流通量意味着黑庄无法再拉盘割韭菜,黑庄一拉自然有用户会跑砸他。” 

这似乎印证了CDC官网上的白底“公告”,但该币种的市场流通是否已经全然100%尚无法印证。目前,CDC主要上线的ZB和火币两家平台已经关停了交易,行情网站上已经难以看到CDC的流通量,而杨宁也并未对外公布钱包地址,55亿CDC的流向仍然成迷。 

据区块链浏览器显示,CDC持币地址前100名中,排名前5的地址占总发行量的73.3%,其中占据35.2%的首位地址在近期交易不断,排名第二的火币地址占了18.89%,属于二级市场的流通盘;第三、四名的地址转账记录分别停留在5个多月和1个多月前。据杨宁在此前的微信截图中透露,占总量2.9%的那个地址属于他本人,近2个月内未有转账。

CDC上线交易所9个月 质疑不断

11月5日,火币Pro宣布,当日下午5点半暂停CDC所有交易。平台给出的理由是“项目方存在实际锁仓的代币数额与白皮书中承诺锁仓的数额严重不符”。 

事实上,CDC的锁仓量和实际流通量的谜团早已盘旋在市场上8个月有余。 

今年4月1日,CDC以HADAX投票上币榜上第一名的资格,上线了火币的这个子平台。 

没多久,投资者们就发现了问题。上线了ZB网的CDC流通量在官方的说法为5亿,而在HADAX的公告中变为10亿。 

就在即将上线HADAX的前一晚,有人发现,项目的合约地址中出现两笔大额转账:6亿和7.5亿。而此前,ZB网上的流通量已经有5亿。如此算来,CDC的总流通量达到18.5亿。 

此事当时引发了投资者的恐慌,大额转出CDC让他们担心项目方存在砸盘跑路的风险。 

加上CDC在ZB网上线两个月暴跌90%的惨淡行情,外界开始注意到这个由传统互联网人杨宁加持的项目。 

多家区块链评级机构发现,CDC除了流通量疑点外,项目团队的两名海外创始人从未公开露面,白皮书上两人的名字甚至在官网上被搞反;而定向邀请的机构投资人的额度,在首版白皮书上显示为40亿枚,上线HADAX时,这一数字在交易所的公告中变为了35亿。

微信图片_20181107092740.bmp

私募定向机构额度前后不一  图片BY区块律动

 

很快,杨宁和CDC的另一名团队成员赫畅出来应对媒体,后者更为知名的身份是中式快餐食品企业黄太吉的创始人。 

赫畅当时回应,国际团队因政策原因进行了阶段性调整,杨宁从顾问all-in为最高负责人,“CDC 基金会主席和项目负责人由杨宁负责。”这一变化也导致后来在CDC爆发的一系列维权均指向了杨宁,杨以投资人身份参与项目的托词再也无法被CDC的用户认可。 

至于私募额度的前后不一,赫畅将原因归结为“并没有完成(白皮书)这么大规模的私募,仅根据项目实际需要,精选了能够带来实际支持的专业机构及行业投资人,参与了规模较小的私募计划”。 

两人在当时的“割韭菜跑路质疑”向外界喊话:CDC目标不是拉盘,我们没有割韭菜。 

言说始终无力,难以平复投资者的质疑。CDC的持有者“猛虎”透露,社群中一直有要求项目方公开锁仓地址和数量的声音,但至始至终都未得到回应。 

此次杨宁身陷信任危机后,一直以“揭黑者”姿态搅动币圈的泛城资本创始人陈伟星在微博中也抛出问题,“杨宁悄悄解散团队退出币圈,不知道留在市场上的币怎么处理?曾募集的钱几个月就花光了?剩余的资产比如吃剩的骨头还有吗?抱怨这个行业乱,为啥不把自己募集资金的使用方式公开下,给大家做个表率。”

微信图片_20181107092743.bmp

杨宁似乎放弃了自证清白,挽回声誉,“这就是区块链的问题,钱包上没有名字,谁能证明谁拥有什么呢?” 

也是时至今日,当初信誓旦旦地宣称团队真实、有实力的杨宁,在CDC败落后才和盘托出——最后悔的就是没有一开始就锁仓,导致项目失控,遭致“不靠谱的合作方”和“黑庄”砸盘。

消费名誉  链住韭菜

“声名所累、孤掌难鸣”是杨宁给自己退出CDC找的理由,他一转身就说要重回传统投资人,留下了一个“亏损2000万元”的受害者面孔。 

当初,杨宁也是以“知名天使投资人”的身份进入了区块链世界,他创始合伙的乐博资本是CDC的主要投资机构,头上还顶着互联网连续创业者的光环。

 12.jpg

这位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电机工程系的高材生,一出校门,就和他的同学周云帆、陈一舟创办了Chinaren,一年烧掉1个亿人民币后,赶上了2000年的互联网崩盘。 

当时的互联网也和如今的区块链一样,泡沫丛生,破裂之前,周杨二人将Chinaren卖了个好价钱,搜狐以3300万美元接盘,杨宁也入主搜狐成为副总裁,拿到了44万股股票,这也是他在互联网资本世界里收获的第一道光环,他那时就知道,“生存是第一道理。” 

卖出搜狐股份、辞职创立空中网,更是让杨宁声名大噪。尽管周云帆是CEO,但杨宁这个CTO在媒体上的曝光率更高。在空中网再度面临资金需求时,两人拿到了硅谷知名风投公司德丰杰的投资,仅两年的时间,将这家做手机无线增值业务转型为游戏公司的企业带上了纳斯达克,那也成为杨宁的高光时刻。 

在后来创办“悟空搜索”不温不火后,已经有了资本积累的杨宁彻底走上了互联网创业者惯常的升级路线——投资人,投资TMT领域的同时,他更多地接受媒体采访,在一些创投节目上露脸。这位连续创业者、知名投资人以过往的经验为新生代的创业者们指点迷津。 

结果半生累下的好名声栽在了区块链的“坑”里。起初,杨宁是不以此为坑的,在币圈已经是收割成风的环境里,为了CDC,他以前辈的姿态大声疾呼“要给90后掀桌子的机会”。CDC负面缠身之时,杨宁一反前态,“这帮小年轻赚了钱不是什么好事,迟早会还回去的。” 

“区块链就是当年的互联网。”

“区块链会颠覆BAT。”

“CDC要打破阿里、谷歌这样的数据垄断者。”

几乎所有在区块链世界里经常被拿来呼号的“正确的废话”,杨宁一句都没落下。当CDC归零之时,杨宁惊呼,“我脑子进水了,真的相信去中心化了,没有法律框架的区块链会把参与者的恶都释放出来,就好比我是想来踢足球,别人都是来踢人的。”

参与制造区块链假象的杨宁醒了吗? 或许他一直都醒着,一如他曾接招老朋友王峰的访谈时所说,“在传统投资领域不得志的投资人几乎全部进入区块链了。” 

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更为直接,“那帮急冲冲跑步进场所谓古典投资人和古典创业者,有几个是在原来领域中成功或成功过的?都是混不下去了,来区块链领域割韭菜。” 

而消费了自己声名的杨宁想要“事了拂袖去”,链住了CDC的散户又该向谁维权?

本文来源:蜂巢财经News 作者:苏勇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共53条 讨论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