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独家 区块链先锋榜 | 信仰者韩锋:亦来云18年一剑造中国安全操作系统

本文共2661字,需花费7分钟来阅读
“人不应该是金钱发行机构的奴隶。”韩锋在听到这句话时深以为然。

来源 | 猎云财经

文 | 柳辉

秋冬时节,美国的波士顿跟北京相差13个小时。

此时的韩锋正作为哥伦比亚大学的访问学者在北美、欧洲地区游学宣讲,同时他也是亦来云联合创始人和比特币基金会终生会员。

9月27日,韩锋以个人名义向麻省理工学院(MIT)捐赠了500万美元,用于建立区块链研究中心。

“前几天,我还和比特大陆、火币网联合成立了曼哈顿基金,帮助区块链创业者。”韩锋接受猎云财经专访。

但是,2014年的韩锋却还在为买一张高铁票犹豫。

01

先苦后甜 区块链给韩锋带来了什么

2013年9月,韩锋因为一场清华校友圈的讲座而知道比特币,讲座结束后,韩锋还特地请了当时的演讲人太一云董事长邓迪吃饭,深入了解比特币。

“人不应该是金钱发行机构的奴隶。”韩锋在听到这句话时深以为然。

当时还没有区块链的概念,韩锋把blockchain翻译成“块链”。

可没想到韩锋因为想赚快钱,在投资比特币期货的过程中损失严重,还欠了一屁股债。

这才有了开头提到的那张犹豫的高铁票。可是不久,机会就来了。

2014年7月,以太坊发起ICO,圈里非常热闹,已经吃过亏的韩锋这次很谨慎,没有立即就参加,而是花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去了解这个项目,熟悉这个团队。

当他和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接触几次,了解Vitalik的价值观和热情之后,他选择在一个低点买了三万多个以太币。

因为抄底抄的好,韩锋在以太币上赚了几倍。后来他又在小蚁这个项目上获得了百倍收益。

2017年,因为和做了18年操作系统的清华师兄陈榕观点一致,决定一起用区块链打造安全可靠的互联网操作系统,并给亦来云注资100个比特币。

02

互联网本该是去中心化的

最初的互联网是由美国国防部出于军事考虑创建的高等研究计划署网(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Network,缩写ARPANET)演变而来的,民间俗称“阿帕网”。当时的阿帕网节点只有美国西海岸的几所大学。

1974年美国人文顿·瑟夫提出了TCP/IP协议,定义了在计算机网络之间传送报文的方法,这才让计算机之间连接成为一个网络成为可能。

直到1995年互联网的概念才逐渐兴起,在这期间,没有一个中心化的机构控制整个网络,而且互联网协议非私有,前者造成了互联网有机的生长,而后者则鼓励了厂家之间的兼容,并防止了某一个公司在互联网上称霸。

有点像今天的很多公链之间相互独立,其开发的协议大部分也都开源。但是去中心化的节点经常受到DDOS攻击,非常像今天公链遇到的问题,比如以太坊、EOS经常会受到黑客攻击。

因为早期互联网的很多去中心化节点并不安全,越来越多的数据倾向于集中到中心化、严控制的服务器上,但是用户在享受安全的同时,也失去了对数据的拥有权。

“只敢相信谷歌是安全的,其他的你是不敢相信的,但中心就慢慢控制用户数据,这是需要革命的。实际上,去中心化才安全。”

区块链的出现让大家看到了去中心化的、安全的互联网的曙光,而亦来云就是想利用区块链来做一个安全的互联网操作系统。

03

可信应用环境是不是公链未来

亦来云这个项目主要包含四大部分:亦来云区块链、亦来云操作系统、p2p网络、可信应用环境。

其中,在亦来云操作系统和可信应用环境中都可以开发DApp,亦来云区块链提供资产结算,并且在亦来云区块链的侧链上运行DApp,p2p网络为DApp提供存储等基础服务。

亦来云区块链指的就是亦来云公链,亦来云公链采用了主链、侧链模式,所有的智能合约、DApp都运行在侧链上。

“我们和别人做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要建的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已经搞了18年,有它的传承性。我们用的Windows、安卓都是国外做的,是不安全的根源,我们做的是一个安全的SmartWeb。”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在接受采访时说。

用户不需要知道亦来云底层是操作系统,所以他把现在正在做的东西称为SmartWeb——智能浏览器。

陈榕已经花费了18年开发亦来云操作系统,从2000年开始一直做到现在,除了自己那份执念以外,还是想做一款属于中国的操作系统。

但是亦来云做的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互联网操作系统,这需要区块链。

“亦来云的核心技术是可信运行环境,光有侧链是不够的。”韩锋对猎云财经说。

亦来云的白皮书上有这样一个简单的“公式”,可以方便理解亦来云。

比特币 = 可信记账

以太坊 = 可信记账 + 可信计算

亦来云 = 可信记账 + 可信计算 + 可信应用环境

亦来云的白皮书上写道:“用户通过亦来云操作系统,可以很方便地开发出安全的去中心化应用。在不使用亦来云操作系统的情况下,通过ElastosRuntime, 也可以开发出同样效果的基于Android、IOS、PC、Mac等的去中心化应用。”

其中,ElastosRuntime就是可信应用环境,在这个可信应用环境中可以开发DAPP。而可信应用环境究竟能不能开发出来,也很受大家关注。

“目前来看亦来云的代码架构清晰,但目前还没有可用的版本发布。”评级机构标准共识的给出的评级结果是,“亦来云创新性高但目前实现度低。”

04

Token的困境

早在20世纪中期,哈耶克就曾提到“货币的非国家化”,他认为,“最危险的、最应当剥夺的不是政府发行货币的权力,而是其发行货币的独占性权力。”

他倡导建立一个“共同市场”,“彼此不对货币的跨境自由交易设置任何障碍,也不对在其境内合法创办的任何机构自行发行货币设置任何障碍。”

区块链技术的出现让自行发行货币成为可能。

但是如何监管token成为政府和企业面临的重要议题,之前出现的币改、链改都是为了让token与实体经济结合,提高生产效率。

但是对于如何监管始终没有一个完善的方案,针对这个话题,韩锋表示:“反洗钱、KYC要做好,这是最基本的。另外,去中心化不能走极端,要达到一个平衡。”

亦来云底层采用POW共识算法,与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联合挖矿。

“我们还是认可比特币网络的可靠性。”或许亦来云更倾向于去中心化的比特币网络,而非中心化的链改、币改。

05

量子计算机能否攻破比特币

比特币的基础是非对称加密算法,每一个比特币持有者都有一对公钥(钱包地址)、私钥。

有了私钥可以知道公钥,但是有了公钥却几乎不可能知道私钥。

破解这套算法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算法本身有漏洞,另外一种是穷尽各种可能,在可接受的时间里能够从概率意义上试出来(暴力破解)。

以一台普通计算机每秒进行140亿次两个密钥的匹配度测试的速度,全部测试完所需要的时间比宇宙诞生以来的寿命(140亿年)还要长超过7.8亿倍。可以说,这套加密算法很安全。

但是随着量子计算机的不断发展,比特币的这套加密算法越来越受威胁。所以人们开始研究抵抗量子攻击的密码架构,这类的研究常被归类为“后量子密码学”。

“简单地讲,量子力学不但可以描述看见的世界,还可以描述看不见的世界。”

韩锋是清华大学量子物理的博士生,猎云财经专门向韩锋请教了这个问题。

“量子计算机和加密算法是矛和盾的问题,即使有新的量子计算机出现,我相信比特大陆也会研发出以量子密码学为基础的矿机。”

这和很多学者的看法是一致的,量子计算机在发展,量子密码学也在发展。

有一次,阿里巴巴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周子衡和韩锋讨论,周子衡认为工业革命生产大爆炸让人类第一次逃离了稀缺,因为生产可以完全不受时间、地点、环境大规模进行。不过交易其实还停留在手工业时代的水平和状况,所以交易是瓶颈。

但是突然兴起的互联网新经济突破了瓶颈,人类可以把高信息技术、算力融入销售领域。让销售也从原来手工业的那种手动状态,变成了一种社会化大销售。

韩锋顺着周子衡的逻辑思考,找到了区块链要解决的问题——让每个人的大数据可以确权,成为信用资源变成财富。

“周子衡找到了阿里巴巴的真正价值,我跟随他找到了区块链的真正价值——信用资源。”韩锋最后说。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共41条 讨论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