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左手爱情,右手毒品,他用加密货币的亿万财富缔造了一段美国传奇

本文共4122字,需花费10分钟以上来阅读
他曾“吸毒一般”的爱上比特币,又因“不符合身份”在2万美元前将其抛掉;他曾1分钱买入瑞波币,获得500倍收益,而在瑞波与银行合作,总能发现他和他的家族的身影。

如果你在21岁时突然继承一笔巨款,并成为美国顶级贵族,接下来的人生你将如何度过?

这个情节,不是小说、不是电影,而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马修·梅隆身上的故事。

在21岁拿到巨额遗产后,马修·梅隆开启了自己精彩又荒诞的生活,他曾疯狂追逐热烈的爱情,又因孤独迷失在毒品中。

当然,当马修·梅隆的名字出现在我们的文章时,也注定他和加密货币有着不少的蜜月期。

他曾“吸毒一般”的爱上比特币,又因“不符合身份”在2万美元前将其抛掉;他曾1分钱买入瑞波币,获得500倍收益,而在瑞波与银行合作,总能发现他和他的家族的身影。

而今天,知名演员约翰尼德普已经开始扮演这名幸运儿,将马修梅隆(Matthew Mellon,后文简称马修)的传奇故事搬上荧幕。

棱镜计划与加密货币

2013年,由美国国家安全局启动,包括微软、雅虎、谷歌、苹果等9家网络巨头参与的绝密电子监听计划——棱镜计划被曝光。

据马修回忆,在看到棱镜计划的新闻后,他请服务员把手机放在很远的地方,“我厌倦了banksters(“占领华尔街”活动人士的精神),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开放、自由、民主的美国,美国越保密,它越危险”。

而马修投身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原因,正是来源于此。

在棱镜计划曝光前,马修曾有过两段浪漫但并不完美的婚姻,这两段婚姻让他成为了当今国际两大奢侈品品牌的联合创始人。他曾利用自身家族的影响力一度两次涉足美国政坛,最高担任过过纽约共和党国家委员会财务委员会主席。

但是,在2013年爱德华斯诺登曝光棱镜计划后,马修便辞去了所有的政治职务。

马修甚至怀疑,自己作为梅隆集团后世一员,个人隐私一直被美国政府所监听,这让他对美国政府感到深深的恐惧。

马修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因为梅隆家族是爱尔兰的移民家族,而今,他们的产业包括:梅隆纽约银行, 雪佛龙能源公司, 美国铝业 (ALCOA), 和纽约船运大厦以及当今最大的钢铁公司Union Steel等等。

梅隆家族资产总额排名在美国前十二名,其家族历史仅次于杜邦家族,而家族的财富比洛克菲勒家族和肯尼迪家族的财富的总和还要更多。

而这种出于对美国政府不信任的担忧让他在2013年就拥抱了比特币,并创建了美国最知名的比特币孵化器——“CoinApex”。此后,马修对加密货币注入了更疯狂的挚爱,以致于他的亲戚认为马修在加密数字货币上的疯狂,“是和吸毒一个性质的危害”。

然而,身为美国大银行家族直系后裔的马修,最终在2017年比特币突破2万美金之前,就将自己持有的比特币全部出售。事后在接受采访时,他曾承认是”受到过来自家族的一些压力”。

不过这一说辞在他2017年接受福布斯采访时,却变了,马修在这一采访中称“我是亲美,亲商和亲银行的商人,比特币显然并不符合我的身份”,这与他之前的状态完全判若两人。

我们无从知道在马修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究竟经历了什么,让马修在加密货币领域发生了90度的态度转变,但马修的家族历史和XRP在后续发展上的惊人巧合,也许更能说明问题所在。

2014年初,马修花费200万美元购入XRP(瑞波币)。那时候,瑞波币运营公司联合创始人JED,公开宣称要在2周内抛光其所全部持有的90亿XRP。这个消息让XRP一度跌破1美分以下。

当时和马修梅一同购入XRP的还有德国的慕尼黑银行,之后颇为巧合的是,在2015 年底,Ripple基于分布式账本技术建立了 RippleNet,为银行、支付服务商、大型企业以及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提供了一个全球性的金融结算网络。

这一举动,让瑞波币运营公司在2016年拿到了来自谷歌、埃森哲、IDG资本以及渣打银行等多家机构的9300万美元的融资。并让XRP在2017年9月就得到了全球排前50名银行中15家银行的合作。

当然这些合作背后,也有梅隆银行和梅隆家族的一些影子。而马修曾经的200万美元XRP,在2017年直接变成了10亿美元。 

面对如此高效的投资,马修曾解释说,他被XRP吸引,因为当时它是主流银行系统中为数不多的加密货币之一。而比尔盖茨也曾在2014年公开支持过这一观点,并指出“Ripple未来可以使国家之间的资金周转变得更容易并且费用大幅下降”。

不过,让马修被知名演员约翰尼德普搬上银幕的原因,除却他在投资加密产业上获得成功外,更多的还来自于他颇为传奇的成长史,因为正是这些奇特的经历,才成就了马修在加密产业成功。

 

从穷人家的孩子,到美国贵族的直系继承人

马修·梅隆的传奇要从他5岁时说起。

在马修刚5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因患有双相情感障碍(躁狂抑郁症,是一种精神障碍)离开了家庭,之后马修和弟弟随着母亲一起在继父——里夫·布莱特的曼哈顿家庭里生活长大。

据马修回忆,他的童年生活颇为孤独,因为马修和弟弟因为是男孩子的原因,在继父的要求下一直都和自己的妈妈分居在两套房子内。

马修的妈妈总是告诉他“你的亲生父亲并不富裕,所以你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但她不知道的是,马修的亲生父亲卡尔曾以“朋友”的身份,和马修一起生活过极其短暂的一段时间。

除了双相情感障碍,卡尔是一位天才音乐家,以致于马修曾在十几岁时许下的愿望是,希望成为一名摇滚明星。

“我曾经喜欢摇滚,想成为一名演员,想成为一名模特,但我的家人反对所有这一切。”后来,马修在一次采访中直言。

而卡尔的短暂陪伴,也不是什么温馨的故事。因为在看望马修后不久,卡尔就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一变动在马修心理留下很深的阴影,尽管他还没有确定,卡尔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度过童年和青少年的马修,其命运的转盘在21岁时,发生了转变。

彼时,正在还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管理学位的马修,突然收到了一笔价值2500万美元的巨款。这让本以为自己只是普通人的他,一下子成为了亿万富翁,而这还仅仅只是他从父亲家族遗产那边所继承的13个信托中的第一个。

这个小说、电影中不可思议的情节,就真真切切的发生在21岁的大学生马修身上。

突如其来的巨款,让马修失去了生活的方向。而这个突然“成为有钱人的孩子”的孩子,也成为了当地知名 “被宠坏的小子”。

当然,此时的马修也知道了自己身世的真相。

他是美国梅隆银行创始人托马斯·梅隆的直系后代,托马斯·梅隆在创立梅隆银行之后,他的一个儿子安德鲁·梅隆在三位共和党总统的领导下担任美国财政部长十多年,是华盛顿特区国家美术馆的创始人之一。

父亲的身世不简单,一直告诉马修要接受“穷人家的孩子”命运的母亲,也不是一般人。

马修母亲的家族可以追溯到安东尼约瑟夫德雷克塞尔(简称安东尼),安东尼创立了Drexel,Morgan&Co公司,这家臭名昭着的投资银行于1990年申请破产,并在后来演变成为今天的摩根大通。

所以,马修梅隆是美国两大银行家的后代,标准的美国顶级贵族。

 

从吸毒少年,到时尚达人

获得富人身份后的马修梅隆,并未在一开始就选择从商创业,而是利用自己的财富去支持自己的母亲参与了布鲁克林的市长选举,并在随后开启了自己8年的政治生涯。

作为贵族子弟的马修是极其幸运的,因为家族的帮助,他可以直接到华盛顿特区国家美术馆任职,并在那边度过了一段休闲的时光。

但是新鲜感总是很容易消逝,1993年厌倦无聊生活的马修梅隆,出于自己年轻时对摇滚的热爱而搬到了洛杉矶,为唱片公司Grindstone工作。

当然,对于身价比唱片公司Grindstone更高的马修梅隆来说,工作只是副业。而在自己比佛利山庄和马里布的房子里和各种女孩约会,并在毒品中醉生梦死才是马修梅隆的日常状态。

这种状态,直到1998年马修在“匿名酗酒者”会议上遇到了正在为Jimmy Chu制鞋的塔玛拉·梅隆(Tamara Erdai)才开始转变。为了追求这位英国时装设计师兼杂志编辑,马修戒掉了毒品,并用自己外祖父的名字Harry Stokes和塔玛拉梅隆一起创建了Jimmy Chu旗下的男士时装品牌Harrys of London。

2000年,马修梅隆和自己第一任妻子在布伦海姆宫举行了奢华的婚礼。起初的二人十分相爱,并在婚姻期间生下一对龙凤胎。但感情上的相互吸引,却在一起创业的工作中遇到了许多麻烦。

因为妻子塔玛拉的个人能力太强,所以结婚后马修虽然一直积极参与Jimmy Choo的工作,但Jimmy Choo的业务增长却更多是妻子的功劳,公司下面的员工也更愿意听从塔玛拉的意见,这让马修感到自己的存在价值为零。

马修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当你的妻子在你结婚期间赚到1亿美元时,这是令人震惊的,我觉得我的男子气概已被剥夺,我不再是这段关系中主导地位的那个人。“于是,这段感情,从马修戒毒开始,在两人第二个孩子明尼出生两年后破裂。

2004年,两人分居后,马修又回到了自己的毒品世界。

2006年,马修梅隆以350万美元的价格,将Jimmy Choo 40%的股份出售给了Atelier Fund。2007年马修梅隆正式结束了和塔玛拉梅隆的关系。

  

痴情的美国富豪

事实上,导致马修和塔玛拉关系走向终结的最直接原因,不是工作上的冲突,而是一个英国姑娘。

2004年,马修梅隆在达芙妮吉尼斯的生日聚会上与一个名叫妮可(Nicole Hanley)的24岁英国设计师相遇,两人关系开始暧昧起来。

但最初的马修梅隆并没有追求妮可的机会,因为当时妮可已经结婚,并和同为设计师的丈夫十分恩爱,所以马修依然依靠毒品,去缓解自己在世界上的孤独与焦虑。

但上帝很快给马修另一个大奖,2006年,妮可在和丈夫感情早有挫折,妮可自杀未遂,在医院修养了6个月。得知消息的马修,立刻动身去医院,对妮可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她肯定感动了,因为我对除她之外的任何女人都没有这样疯狂过。”马修曾回忆道。

2007年 2月,马修梅隆在埃菲尔铁塔上用直升飞机向妮可求婚,并在她的手指上放置一颗7.5克拉的卡地亚钻石。

新婚的马修梅隆,很快又重新杀回了奢侈品行业,并推出了Hanley-Mellon服装系列,而马修梅隆凭借和前妻在Harrys of London品牌上积累的经验,对新的品牌提出了100%的意见。

一位Hanley-Mellon服装的顾问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马修梅隆知道衣服该使用的颜色,他的眼睛很好,因为他的背景很奢侈”。

虽然,Hanley-Mellon品牌和他们的爱情也获得了暂时的成功,但本身和父亲一样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马修梅隆,最终也并未和妮可白头偕老,最终在2016年以离婚收尾。

  

最后的旅程

经历第二次失败婚姻的马修,不出意料又回到了毒品的世界,并染上了一种名为OxyContin的美国“合法药物”。因为OxyContin的价格过于昂贵,很少被人购买,所以在2016年,马修曾在纽约邮报直言:“OxyContin就像合法的海洛因”。

早年马修曾花费200万投资XRP,当2017年12月他意识到这笔投资时,这财富已经变成10亿美元。只是,新财富的增加对于马修来说,只是一串数字,他的生活未发生任何改变。

他依然住在每月房租15万美元的洛杉矶房子里,并试图通过举办派对来照亮他的日常生活。但他并没通过这种方式得到解脱,而是在不断的迷离和焦虑中对毒品产生了更大的依赖。

在记者采访他为何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时,马修回答说:“我配得上这些财富!我是唯一一个想把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并行事的人,而不是坐下来。我的家人认为我疯了,但事实并非如此“。

强烈的孤独促使马修经常去毒品王国墨西哥旅行。在今年的4月17日,马修在墨西哥旅游时,因心脏病发作死在了回归美国的路上,当第二天人们发现他的尸体时,马修旁边还放置着大量的OxyContin药物。

马修的一生是传奇的,虽然他在毒品中葬送了自己,但却用最诚挚的爱情成就了妮可和塔玛拉梅隆的事业和人生,马修在一次采访时直言:“每一代继承人都必须保留财富,并给后代留下比他们先收到的多一点的钱”。

只是最后留给世人的疑问是:马修究竟有没有在2017年年底将曾经的10亿美元变成可继承的财富?因为在2018年4月,XRP的价格相比2017年年底时,已经跌去了80%价值。只是这个答案,可能只有马修自己以及马修所委托的财产管理公司才能窥见一二。

不过不管怎样,马修梅隆的两个孩子,还将在梅隆家族和马修的庇佑下,继续成为下一个财富传奇的继承者。

来源:31QU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共58条 讨论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