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独家 区块链先锋榜 | ArcBlock冒志鸿:公链性能焦虑是被EOS忽悠了

本文共2029字,需花费6分钟来阅读
“我认为未来好的应用,用户端是感受不到底层是哪条链。”

1987年的一天,一位英文老师带着一把吉他走进江苏省无锡市第一中学清华少年班的教室,下面坐着是来自江苏省各地学校的尖子生,其中就有冒志鸿。

这位英文老师不按“常理”出牌,不让大家死记硬背一些单词语法,弹着吉他、唱着歌就把课给上了。

“我那个时候就学会了很多欧美经典的英文歌。”冒志鸿说。

也是因为老师出奇的教学风格,让冒志鸿对学英语有了浓厚的兴趣。 

“周老师对我的影响非常大,经常跟我们说要打破常规思维,我现在英文这么好就和他当年用吉他教学有很大的关系。”

现在冒志鸿人在美国西雅图,在百忙之中接受猎云财经一个半小时的跨洋采访,这几天冒志鸿不断在世界各地为项目奔走,洽谈合作事宜,刚刚落脚。

2017年冒志鸿和微软同事Flavien Charlon合作发起ArcBlock(基石区块)区块链应用平台,为Dapp开发者提供开发平台服务,网易丁磊曾担任其顾问,引起极大关注。

2018年的春节长假,一个三点钟无眠微信群火爆开来,Qtum量子链帅初、隆领资本蔡文胜轮番坐镇,每人每天分享一个主题并答问。冒志鸿也受邀在群内分享自己这一路来对区块链的认知变革以及提升。

01创业维艰 仍不断坚持

2004年冒志鸿带队创建UUZone,一个社交内容平台,两年注册用户突破400万,后因与投资方路线不一致,选择离开。

“当时签了协议,如果是现在话,No way,不可能让资本控制我。”冒志鸿说。 

或许是技术思维局限,亦或许是资本无情,离开UUZone都已成为冒志鸿一段深刻的记忆和人生重要的转折点。

2007年失落的冒志鸿转战国外,加入当时还很“强盛”的微软,一干就是5年。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在微软内部做的3G移动流量管理的软件,当年是业内首创,现在iOS和Android里成为了标配。”

随着区块链越来越火,冒志鸿看到大家都在讨论时直冒冷汗。因为在2009年,在微软的冒志鸿就已经是“比特币矿工”,但是“挖”了一段时间比特币后,并没有看出比特币背后技术的巨大价值,就放弃了。

在区块链越演越烈之际,冒志鸿毅然决然的投入到区块链的研究中。

当时,冒志鸿在创办一个知识网络的项目,非常适合用区块链做。但是真正执行时,发现区块链的底层设施还没搭建好,开发工具也缺乏,冒志鸿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自己做底层、做工具。

于是在2017年组建团队发起了区块链开发平台——ArcBlock。

2017年的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无疑是最吸引大家眼球的,网易丁磊曾是冒志鸿好友,也是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创业者”,看到火热的区块链自然想要了解一番,在了解ArcBlock之后,担任其顾问并投资。

02不做公链 做平台

现在有很多公链,ArcBlock却独辟蹊径,选择做区块链行业里的开发平台,因为缺少开发工具是痛点。 

一个在以太坊上做的应用要想转移到EOS上需要花很高的成本,但是如果在ArcBlock上开发,再转移到其他公链成本就小的多。

ArcBlock参考微软的开放数据库连接(Open Database Connectivity,ODBC)架构思想设计了开放链访问协议,就像ODBC可以提供统一接口,开放链访问协议能够适配多种不同的公链、联盟链,包括并不限于比特币、以太坊、EOS、超级账本等。

“链如果可以开发应用,都会有自己的接口,我们定义一个抽象的接口,不需要经过它们的同意。” 

这样一来,应用不一定要在某个公链上运行,比如开发者在ArcBlock上开发好后,在以太坊运行,但是忽然发现EOS速度更快,开发者就可以低成本转移到EOS上。

给开发者更多的选择权,让项目先行,而不用担心底层性能等各种技术要素的限制带来的问题。 

“我认为未来好的应用,用户端是感受不到底层是哪条链。” 

就像现在大家叫外卖、打车、聊微信,你并不一定需要知道底层技术,未来的区块链应用也应该是这样的,用户并不一定需要知道应用在哪个链上,这是ArcBlock目前在做的事情。

而且ArcBlock的学习成本很低,开发者一到两个星期就可以学会,项目方可以专注于业务,很快出应用,不重复造轮子是提高效率的关键。

但是ArcBlock并不能解决底层公链提高性能问题,关于这一点冒志鸿同样有感触。

03架构做的好 性能不是问题

说到如今公链的性能问题时,冒志鸿坦诚的说,大家现在都谈百万TPS,是被EOS给忽悠了。

性能不是最大的问题,冒志鸿举了以太猫的例子,以太猫如果放在ArcBlock上,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可以把以太猫DNA等核心部分放在主链上,其余所有信息都可以放在链外Blocklet层计算,速度非常快。只是以太坊目前的设计导致很难有好性能。

链外Blocklet层类似于主链的侧链,可以计算大量的数据。

“本来以太猫这样的应用大量都是链外计算的,包括Fomo3D等这些游戏都是。今天不存在完全在区块链上的应用,除非只是一个智能合约的代码。”

而且很多应用其实并不需要那么高的性能。以太坊等很多公链就是个大账本,你也可以理解成数据库,数据库有读和写两个操作。

比如你打开ImToken钱包,发现里面有1个ETH,这是读操作,这个数据从以太坊这个“数据库”读出来的;如果朋友给你转了1个ETH,那么你的ImToken钱包有了2个ETH,这就是写操作,把之前的1个ETH变成2个ETH。

“大部分应用都是大量的读操作、少量的写操作。我们在性能提高上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提高TPS是底层区块链该干的事情,不应该在应用和平台这一层来干。” 

冒志鸿对于政府监管亦有自己的思考,在谈到给政府提建议时他说,“政府应该给创业者更多的空间。美国的法律虽然很多,感觉有很多限制,其实是更自由,因为创业者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后记

公链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众说纷纭,但是无疑大家都在探索,都在为区块链产业添砖加瓦。

 区块链产业现在越来越大,就像工信部工业经济研究所前所长于佳宁博士说的那样,“区块链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而且在未来3-5年内会有大的爆发。”

ArcBlock作为公链与应用之间的平台,可以帮助更多的开发者快速、低成本的开发应用,但是能否在今年年底成功落地,还需要继续关注。

来源:猎云财经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共27条 讨论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