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对话“元宇宙商业之父”马修·鲍尔:元宇宙怎样改变一切

本文共3944字,需花费10分钟来阅读
元宇宙不需要区块链?为什么?

来源:贝壳财经

作者: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亦丹

编辑 李铮

校对 刘军

纵览全球,被称为元宇宙商业之父的马修·鲍尔或是最了解元宇宙的专家之一,他历任埃森哲战略高管、亚马逊全球战略主管,在元宇宙方面的见解对马克·扎克伯格、比尔·盖茨、杰夫·贝佐斯等都产生了深刻影响。

马修·鲍尔日前出版的《元宇宙改变一切》受到了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奈飞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索尼CEO吉田宪一郎 、微软游戏CEO菲尔·斯宾塞等大咖的联袂推荐。

马修·鲍尔。图/受访者供图

近日,马修·鲍尔接受了贝壳财经记者的专访,详细阐述了他对元宇宙的定义,人类应如何构建元宇宙,以及元宇宙是怎样“改变一切”的。

马修·鲍尔认为,实现元宇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这一进程早已开始,预计本世纪后半叶元宇宙将占全球经济的一半,当前元宇宙相关技术依然面临着严峻且互相矛盾的限制,但一项技术的突破往往会使与之相关的其他技术的突破“加快进度”,因此要考虑建立元宇宙生态,而这一生态是单独一家公司无法完成的。

对于当前携元宇宙概念大火的NFT,马修·鲍尔认为,区块链、NFT等技术或许会成为当前元宇宙的部分基础,但构建元宇宙并不需要区块链和NFT。在他看来,中国最有可能产生最全面、可互操作和最早版本的元宇宙。

本世纪后半叶 全球经济一半将在元宇宙

贝壳财经:请介绍一下你对元宇宙的定义?

马修·鲍尔:

我对元宇宙的定义是:“一个大规模、可互操作的网络,能够实时渲染3D虚拟世界,借助大量连续性数据,如身份、历史、权利、对象、通信和支付等,可以让无限数量的用户体验实时同步和持续有效的在场感。”

这段定义中包含8个元素(虚拟世界、3D、实时渲染、互操作性、大规模扩展、持续性、同步性、无限用户和个体存在),需要强调的是,每一个元素都是一个关键要素,实现它需要经验或技术的支持。当我们把这8个元素简单化,它就组成了我们现在正在使用、分享和采用3D技术的互联网。

贝壳财经:目前人类距离理想中的元宇宙世界在许多方面都存在技术差距,你能否从实现的难易度上对这些技术差距进行排序?你认为最大的技术差距来自哪里?

马修·鲍尔:

大多数技术都不能完全分开,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网络”和“计算”部分之间的相互作用。

对于增强算力,最简单、最便宜、最快的方法是建立远程和边缘数据中心。然而,元宇宙需要超低延迟,这通常意味着数据中心处理的信息无法及时到达用户。因此,许多人,如Epic Games的创始人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认为投资于客户端算力(即手机)更有效。

与此同时,我们需要改善互联网网络,原因与计算无关,因为即便一个表情包,用户也希望立刻送达对方,如果我们做到了网络的改善,算力上面临的挑战也将变得简单。

硅谷有一句古老的格言——“网络就是计算机”。元宇宙是一个我们从未见过的,由计算机组成并维持的巨大同步网络,用户相互连接、相互依赖。

在硬件方面,当前混合现实设备面临着许多限制。例如,耳机不能太重、太热或太贵,但它仍然需要强大的功能、长续航时间,还得进行许多智能手机不需要的操作,如扫描周围的世界。而且上述功能往往还是互相矛盾的,更重、耗电更多的设备比续航短、轻量级的设备功能更强大。因此,解决混合现实硬件需要考虑电池寿命、光学、5G网络或计算机处理器等多个领域的技术进步。这些技术进步都是相互关联的,一个完成了就会让另一个更容易完成,所以我们需要考虑改善生态系统。这就是为什么元宇宙的实现如此困难——事实上,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单独构建元宇宙。

对于什么是最大的技术差距,英特尔认为构建元宇宙需要将近1000倍的算力增长,所以对英特尔而言,最大的技术差距就在于算力。而在我看来,最困难的技术问题可能是联网,因为这很昂贵,而且很难在全球范围内以及城市和野外安装基础设施,最重要的则是人类自身的挑战:在相互竞争的技术平台之间建立新的标准和互操作解决方案,并修改互联网协议套件本身。

贝壳财经:你认为人类社会达成元宇宙还有多久?

马修·鲍尔:

我认为已经达成几十年了。以移动(互联网)时代为例,有人可能会说它始于1973年第一部手机的诞生,有可能会说它始于1991年第一个数字无线网络在挪威的启动。1992年,我们有了第一部智能手机;1999年,第一个主流移动互联网协议(WAP)诞生。2007年,我们得到了第一部苹果手机;2008年,我们有了第一部带有3G和应用商店的苹果手机,还有安卓系统,又过了十年,世界上有一半的国家拥有了移动互联网设备和连接。

我们甚至可以说移动时代始于20世纪50年代互联网的兴起,而直到现在,移动时代也没有结束,实际上,它将转变为元宇宙时代,而不是迎来“终结”。

所以我不会问元宇宙何时开始或何时达成,因为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每年所有潜在驱动因素都在增长,三维实时仿真功能越来越强大,应用越来越广泛,也越来越重要。我们花更多的时间在虚拟文字上,因为更多的原因,也更重要。

英伟达的黄仁勋设想有一天元宇宙将占世界经济的一半。如果以此作为元宇宙达成的标准,我推测这将在本世纪后半叶实现。

构建元宇宙“不需要”区块链和NFT

贝壳财经:在中国,在许多声称与元宇宙有关的商业活动中,NFT往往最为“吸金”,在你看来,NFT和元宇宙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马修·鲍尔:

许多人将区块链、加密技术、NFT和Web3与元宇宙混淆,但它们是不同的。这些技术或设计哲学也许有一天会成为元宇宙的部分基础,它们甚至可能是构建元宇宙一部分的最佳方式。

但构建元宇宙并不需要区块链、加密技术、NFT和Web3,目前还不清楚它们是否会用于元宇宙,许多构建元宇宙的高层管理人员认为这些技术没有任何未来。

贝壳财经:你认为元宇宙将以何种方式改变现实世界?

马修·鲍尔:

我可以简单地说一下,当前世界经济有20%是数字化的,剩下的80%经济里大部分也是由数字驱动的。为了构建元宇宙,我们正在讨论从根本上升级和改造支撑现代世界的大多数数字技术。因此,元宇宙将会导致现有工业和文化产生普遍性的变化。

此外,当访问计算机和网络资源的人员、时间、地点、理由发生改变时,世界将有无数种改变的方式。我们经常认为移动时代的重大创新是将计算机缩小为一个口袋大小的设备,并从有线互联网转向无线互联网。这是一个奇迹,但这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访问计算机和互联网的人员、时间、地点、理由都发生了改变,元宇宙改变世界的方式与之同理。

贝壳财经:你认为元宇宙发展的最大动力是什么?最大的阻力在哪里?

马修·鲍尔:

“重力”就是最大的力。3D实时仿真的作用每年都在增加,它通过更有效的方式解决了更多的问题,这不仅涉及人类的休闲娱乐,还涉及军事、医疗、教育、工程等领域。元宇宙相关技术每天都在证明自己,包括节约资金、改进流程、为数十亿人提供娱乐,将人们联系在一起。

贝壳财经:你认为未来元宇宙的实现将是全球性的,还是会因为国家、语言、文化等的差异而出现“多重”元宇宙?

马修·鲍尔:

几十年来,由于监管因素,互联网一直处于分裂状态,而且这种分裂正在加剧。欧盟的互联网已经不同于美洲,我的家乡加拿大正在采用欧盟的政策。而东南亚,特别是韩国、日本也在分裂。

15年前,几乎全球主要的技术公司都是美国公司。然而,我们每年都看到互联网上使用的服务和体验越来越区域化。中国、韩国、日本和印度变得越来越独特,非洲大陆和南美洲也是如此。这是因为互联网变得越来越实体化和个性化,这使得外国公司很难在本土的电子商务、拼车或银行业务方面领先。

元宇宙的理念意味着我们的生活、劳动、休闲、时间、消费、财富、幸福和人际关系会有越来越多的部分在虚拟世界中得到实现,这意味着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而不是更少的监管差异,基于文化的发展和互联网重要性的考量,我们将看到适用于不同社会的“个性化”政府监管,元宇宙应该为本地、区域软件、内容公司提供更重要的服务。因此,虽然元宇宙将建立在许多相同的基础,如相同的互联网协议上,但我确实希望元宇宙在不同地区的技术和经验会有所不同。

中国最有可能产生最全面、可互操作和最早版本的元宇宙

贝壳财经:在中国,腾讯和字节跳动等很多公司都对元宇宙业务做出了相关布局,在你看来,哪家中国公司离元宇宙最近?

马修·鲍尔:

我在《元宇宙改变一切》中写道,我相信中国最有可能产生最全面、可互操作和最早版本的元宇宙。长期以来,我一直认为腾讯比全球任何公司都更接近它。它的规模、数字业务、视频游戏出版业务、账户系统和投资组合的多样性都是非同寻常的。今天,没有其他公司能够在构建数字和虚拟企业的互操作网络的同时,也深入到了物理世界。字节跳动是一家卓越的公司,其产品的专业知识、业绩增长和雄心壮志持续震惊着全球科技和媒体界,两者似乎都有可能在元宇宙中达到新高度。

但作为投资者、创始人和梦想家,我的工作让我相信许多最伟大的元宇宙公司可能还不为人所知,也许还没有被创造出来。在任何一个新时代的开始,除了当前的领军者外,可能很难想象谁会是明天的领导者,但历史上充满了小公司的故事——就像腾讯和字节跳动,这些曾经的小公司终有一天将成为巨人。

贝壳财经:在中国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科学发展的方向聚焦于虚拟世界,将影响物理世界的科学发展。人们将沉浸在元宇宙中,而不是积极探索空间,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马修·鲍尔:

我是一个户外运动爱好者。我花了两年时间在加拿大从事全职森林消防队员的工作。我在帐篷里住了几个星期,除了徒步旅行、挖掘和抽水,什么也没做。当我在美国写完书后,我在乡下的小屋住了两周,那里只有28kb的拨号上网。

我认为外出是很重要的,许多技术比如AR对鼓励外出能产生促进作用,如2D博物馆APP让博物馆变得更受欢迎,因此有更多人会去博物馆,我不相信元宇宙会取代亲自去看足球比赛、与朋友喝啤酒或散步的体验。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认识到,在全球范围内,大多数人的休闲方式是独自一人在家看电视,在我看来,用更多参与、社交和沉浸式娱乐代替独自看电视是一个积极的转变。此外,我们许多人缺乏积极探索太空的财力或体力。对于全世界几十亿人来说,我们每周花十几个小时或更多的时间,不是与家人在一起,或在户外玩耍,而是在通勤。元宇宙将对此有所帮助,与所有技术一样,元宇宙是一个平衡问题,健康的生活是多样化和适度的。

值得关注的一个维度是,元宇宙的模拟技术,特别是图形计算技术,在今天的科学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例如我们使用GPU对物质和能量进行3D模拟,以此来发现新的药物和新的相互作用,这一技术已经被用来建造更安全、更环保的建筑。

贝壳财经:你认为未来“构建”元宇宙的主体是企业、政府还是用户个人?在你看来,哪个公司或组织最接近这个职位?

马修·鲍尔:

主要的驱动因素将是企业,但最终个人用户在交互、体验和娱乐中赋予元宇宙意义,没有这些,元宇宙将空洞无用。此外,少数企业根本不可能建立元宇宙想象中的一切,就像没有哪个公司可以独自建设一个国家一样。但对我来说,政府对上述所有这些都至关重要。他们将确保企业构建的元宇宙繁荣——为用户、独立开发者和社会繁荣。没有它,我不相信元宇宙真的能建成。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元宇宙之家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元宇宙之家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元宇宙之家(微信号:lieyuncj)字样。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