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疯狂的数字藏品,下一个造富神话?

本文共3137字,需花费8分钟来阅读
具有“中国特色”的数字藏品成为大厂和资本的“新宠”
与海外NFT市场不同,国内数字藏品走了另外一条路——限量复制。一个藏品限量发售多则上千份,少则几十份,价格从十几元至几千元不等。而从目前来看,一些参与者已经吃到了数字藏品的“红利”。

“入选《柯林斯词典》2021年度词汇,年使用率增长110000%。”这是2021年NFT的傲人战绩。

所谓NFT,是指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等特性的非同质化代币。本质上,NFT和加密货币区别不大,唯一的区别是,NFT会指向一个虚拟物品,比如图片、视频、音乐等。 

“去年是万物皆可NFT,今年是万物皆可数藏。”IP授权从业者张莉说。 

广发证券研报指出,实际上,中国数字藏品市场和海外NFT市场已演变为两种行业生态。“NFT”强调非同质化代币的金融价值,而“数字藏品”强调数字资产的内容价值。 

在国内,由于监管原因,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二级市场的炒作,原先以NFT之名的业务多数已演变为“数字藏品”。 

且与海外NFT市场不同,国内数字藏品走了另外一条路——限量复制。一个藏品限量发售多则上千份,少则几十份,价格从十几元至几千元不等。 

借着元宇宙的东风,具有“中国特色”的数字藏品成为大厂和资本的“新宠”,被视为下一个互联网风口。 

据网经社旗下电商大数据库“电数宝”监测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数字藏品融资事件数共13起,融资总金额超过1亿元。 

01 万物皆可“数藏”

2021年6月,支付宝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在“蚂蚁链粉丝粒”的支付宝小程序上,全球限量发布了两款名为“敦煌飞天”和“九色鹿”的NFT皮肤。这被视为国内大厂布局数藏的开始。

两个月后,腾讯上线了国内首个NFT交易App“幻核”,首期限量发行300枚“十三邀”的黑胶唱片NFT。 

上述支付宝“蚂蚁链粉丝粒”和腾讯“幻核”上发售的NFT在去年10月底全部更名为数字藏品。 

当下,数字藏品的形式愈发多样,包括画作、音乐、视频、3D模型、电子票证、游戏道具、表情包、虚拟地产、音乐专辑等。 

大厂中,京东、网易、百度、字节、哔哩哔哩、小红书已纷纷参与其中。 

1月,B站宣布旗下首款数字艺术头像鸽德发布,全网限量发行2233个;2月,阿里巴巴发布奥运云徽章数字藏品,包括短道速滑款、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款、自由式滑雪坡面障碍技巧款、花样滑冰款等4款,每款限量8888份;4月,百度在航天日期间发布太空兔挖月壤、祝融号探索火星等一系列数字藏品。 

来源:百度官方微博

据中华网《2021 年中国数字藏品(NFT)市场分析总结》,2021年中国各发售平台数字藏品发售数量约456万份,总发行价值约为1.5亿元;华夏时报报道,截至2022年6月15日,国内数字藏品发行平台数量已经突破500家。而在今年2月,国内数字藏品平台仅为100余家。 

大厂之外,就在今天(6月28日),云南旅游局传出信息:云南旅游官方助手游云南平台将于6月29日限量发售1200份“云境十六州·自在大理”数字藏品。同日,华商报称将在区块链上发售改版25周年珍贵头版数字藏品系列。 

而前一天,中国八大菜系之一徽菜的数字藏品发布会在安徽黄山举行。 

来源:黄山发布官方微博 

短短两日内,从祖国的西南到西北,再到华东,从旅游业到文化业,再到餐饮业。时下“受宠”的数字藏品已经遍地开花。 

据财通证券研究所的统计,上周工作日期间,文旅数字藏品日均发行额为255.6万元,平均每日发行5.3万件文旅数字藏品。 

从运营主体的规模来看,主流仍为背靠蚂蚁、腾讯、京东等大厂的鲸探、幻核、灵稀、红洞等平台。IP资源丰富,发新品频率较高。 

但更多还是良莠不齐的小平台,没有知名度通常也让小平台更难获取资源,而其中,还不乏一些投机者。 

02 吃到红利的人

早在两年前,张莉就开始关注NFT相关的信息,因为“看不懂”,她不敢出手。但眼下,她感觉到了不得不参与的时候。

“大家都在做,不做不行了。而且,我们是IP代理商,还有来自版权方的压力。现在这个领域大家都在开拓,你不去开拓就可能面临着版权方会收回IP的问题。虽然看不懂,我们也只能顺着这股潮流走一下。”张莉告诉全天候科技。 

张莉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近年来,营销赛道拥挤、消费者审美疲劳,为寻找新的营销增长点,热门IP不断在授权、跨界联合、多渠道营销等方式之间来回切换,试图盘活IP市场。 

今年,全球最火的无聊猿创造了数字版权的奇迹。通过每销售一次,原创者可收取2.5%版税的方式,无聊猿创作者拿到了3000万美金。 

毫无疑问,数字藏品让IP版权方看到了多条盘活市场和资源的路径。 

比如,数字藏品让IP衍生品不再局限于周边、盲盒、手办等实物,可以拓展为图片、动画、3D 建模等数字内容。 

尽管入局并不主动,张莉还是尝到了数藏带来的“甜头”。“我们与平台联合发布数字藏品,平台给到我们的收益是保底加分成的形式。这个分成是指,营业额超过发行总额,平台方、运营方和我们版权方是要按比例来分的。做数藏,100块钱,他们要分给我们40块,但过去实物授权,只能分到20块。”

这也导致数藏平台进一步加强对IP资源的争夺。 

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蒋照生此前在接受媒体时表示,随着数字藏品产业的壮大,知名IP成为稀缺资源,能否拥有和发掘更多的IP资源,成为数字藏品平台建立竞争优势的关键。 

“对于大部分已经入局或想入局数字藏品的公司,与其说数字藏品能够盘活资源和市场,倒不如说数藏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营销噱头。”长期关注数藏市场的FA机构创始人郑浩告诉全天候科技。 

一些公司已经吃到了数藏的“红利”。从流量获取的角度来看,数字藏品自带的IP属性和社交属性可以迅速帮助品牌建立粉丝群体,维护品牌和消费者之间的长期联系。 

典型的案例来自奈雪的茶,这家公司在6周年的生日上正式推出元宇宙IP形象“NAYUKI”并推出限量数字藏品盲盒。借此,奈雪的茶在72小时斩获GMV近2亿。 

来源:奈雪的茶官方微博 

而还有一些公司正走在希望借助数藏提升影响力及业绩的路上。 

日前,美图公司旗下数字收藏品牌美图宝石首次对外发售数字藏品像素记忆。这也是美图第二次试水数藏,今年4月,美图推出数字收藏品牌美图宝石,将第一期数字收藏命名为“灵境宝石”,限量发行2008个,以邀请制向极小部分用户开放。 

在外界看来,数藏以及元宇宙风口,或许是主业业绩不佳的美图试图寻找的新的业绩增长点。 

03 价值、投机与泡沫

“你小时候玩过卡片吗?小时候收藏卡片,长大后收藏名画、古玩,从这个层面说,收藏行为会让一些物品脱离它的使用价值,产生情感价值。”郑浩对全天候科技说,情感、故事加在一起,可重、可轻,所以大部分人购买数藏,买的是预期。

目前由于国内500余家数藏发行平台中,小平台占大多数,市场上的数藏质量仍然鱼龙混杂。 

据界面新闻报道,3月底,腾讯微信开始大规模封禁数字藏品平台公众号。其中包括,iBox、一点数藏、归藏元宇宙、元本空间、ArtMeta元艺数等。 

此外,在数藏发行过程中,或是为了吸引流量,或是为了吸引优质IP资源,部分平台也采取“自售自购”的手段。 

“我也有一些朋友的平台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发一套数藏,第一期为了炒作,全部自己购买回来,在发行第二期、第三期的时候再拉高点价格,就能把第一期的钱赚回来。”张莉对全天候科技说。 

不过,由于虚拟货币相关业务在国内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为了规避风险,防止数字藏品金融化,避免藏品二级交易市场的恶意炒作,国内大部分数字藏品发行平台以联盟链为主。 

截至目前,蚂蚁、腾讯、京东、百度等互联网大厂发布的数藏发行平台,都暂时关闭了二次交易功能,并在购买须知中强调“请勿对数字藏品进行炒作、场外交易、欺诈”。 

去掉金融属性,不得进行二次的数字藏品真的有价值吗? 

“截至目前国内还没有相关法律,即便明面上不能二次交易,但既然大家购买的是预期,就肯定存在炒作和赚差价,不然这个东西从购买到手那一刻起就是零价值。”郑浩说。 

据了解,大部分平台在发行数藏时便开通了“转赠”功能。例如,鲸探发行的数字藏品不支持二次交易,但允许客户可以在购买数字藏品并持满180天后转赠给他人,转赠方在持有两年后可再次转赠。 

这为玩家在场外交易提供了土壤。如果用户在满足转赠时间要求之后,以“转赠”的名义而进行私下交易,这让数字藏品有了“灰色地带”。 

“我可以通过平台转赠方式把它赠给别人,对方可以私下通过微信、支付宝转账给我。这种方式平台怎么会知道呢?”郑浩说。 

据郑浩介绍,国内大部分数藏玩家都有QQ群、微信群,卖家可以在群内挂单,有时为了交易顺利,买卖双方还会邀请二者都熟悉的中间人来担保,确保交易顺利。 

4月,三大金融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指出NFT作为一项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在丰富数字经济模式、促进文创产业发展等方面显现出一定的潜在价值,但同时也存在炒作、洗钱、非法金融活动等风险隐患。 

消息一出,一些数藏平台的产品价格纷纷下跌,iBox因平台上数藏价格腰斩,一度冲上微博热搜前十,自5月中旬以来,最大跌幅高达85%。 

“没有泡沫,技术怎么进步呢?”郑浩说。 

(文中张莉、郑浩为化名)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元宇宙之家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元宇宙之家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元宇宙之家(微信号:lieyuncj)字样。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