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风口上的虚拟人:历史、商业潜力和困境

本文共4286字,需花费10分钟以上来阅读
未来虚拟人很大的可能会成为元宇宙用户的交互界面。

作者:Daniel Li

出品:CoinVoice

Web3的元宇宙世界还没有到来,作为元宇宙第一批原住民的虚拟人早已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前有精灵可爱的洛天依在冬奥和春晚舞台上放声歌唱,后有柳夜熙在抖音坐拥 862 万粉丝,A-Soul 在 B 站拿下Keep、肯德基、欧莱雅等大牌的联动机会。另外,央视还以财经评论员王冠为原型,推出了拥有超自然语音、超自然表情的超仿真主播“AI王冠”,在全国两会中真人和虚拟人同屏播新闻,科技感和新鲜感满满。

虚拟偶像、虚拟主播的成功出圈也让虚拟人在商业上的价值得到认可,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虚拟人带动产业市场规模为1074.9亿元,核心市场规模62.2亿元,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分别达到6402.7亿元和480.6亿元。面对千亿的市场,没有哪个企业不动心,而资本的疯狂涌入让虚拟人呈现出了野蛮无序的扩张,其所暴露出的缺点和困境也逐渐显现。本文从虚拟人的概念、发展历程、商业价值以及未来的趋势来与大家一起认识一下虚拟人。

虚拟人概念最早起源于医学领域

虚拟人这一词最初是在医学领域上最先启用,在20世纪80年代,人类医学发起了一系列针对人体的研究计划,包括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 genome project,HGP)、可视人类计划(visible human project,VHP)、虚拟人类计划(virtual human project,VHP)、人类大脑计划(human brain project,HBP)等,虚拟人一词就从此而来,最初的虚拟人定义指通过数字技术模拟真实的人体器官而合成的三维模型。并且可以较为真实地显示出人体的正常生理状态和出现的各种变化。

虚拟人虽然最初是应用于医学领域,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虚拟人在其他领域的应用也越来越普及,其最初的概念也在发生着改变。按照目前一般的看法,只要能动起来,有表情等设定,跟真人能够交互,都应该纳入到虚拟人的范畴。那么,虚拟人的相关产品其实很早就已经有了,如早期的日本虚拟歌手初音未来,甚至是肯德基老爷爷,都属于虚拟人的范畴。

2019年肯德基还结合新技术重现打造了老爷爷的新形象,新形象是由电脑生成的,并非真人模特,肯德基将其命名为“虚拟网红上校”,它具有上校经典元素:领结、眼镜盒山羊胡。“虚拟网红上校”与Ins上的网红一样分享生活,与粉丝互动,打造人设,并分享成功秘诀,但是这些与元宇宙之间还没有产生联系。

随着2021年元宇宙的爆发,虚拟人与元宇宙结合才让虚拟人真正的火起了,如前文提到的虚拟歌手洛天依、沉浸式虚拟会议空间Spatial就是虚拟人和元宇宙的产物,同时虚拟人的概念也被重新定义,一般而言,我们现在提到的虚拟人、数字人、虚拟数字人均是指由计算机图形学技术(Computer Graphic,CG)技术构建、以代码形式运行的拟人化形象。简单来说就是通过CG等建模技术创造出与人类形象接近的数字化形象,并赋予其特定的人物身份设定,在视觉上拉近和人的心理距离,为人类带来更加真实的情感互动的形象。严格来说,虚拟人、数字人、虚拟数字人存在包含关系,三者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通过下图来认清。

数字人研究发韧于1989年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可视人计划,其主要应用于科技领域,强调的是数字化。虚拟人在此基础上有增加的拟人化特征,可以是现实中存在的人物,也可以是电视剧、电影、漫画等的创作性作品中虚构的人物,甚至可以是凭空想象的人物都可以。如1982年《超时空要塞》中的“林明美”以动漫形象出道并且发布了个人的单曲,就是虚拟人首次在物理世界的出现。虚拟数字人具备了数字人的数字化特性和虚拟人的拟人性,同时也强调了与人智能交互性。这三者的运行机制基础是一致的,并且属于包含关系,现在人们普遍将这三者统称为虚拟人。

虚拟人的两大流派,四种分类

随着CG、动捕、AI等技术不断更新,虚拟人在各个领域的应用也越来越普及,并且也衍生出了各种不同类型的虚拟人。按中国智能产业发展联盟发布的《2020虚拟数字人发展白皮书》中的定义,虚拟数字人大致可以被分为服务型和身份型两类。

服务型以虚拟客服为代表,追求的是流程化,标准化,目的是为了用虚拟人代替人类,让人类从繁重重复的工作中解脱出来,如AI语音助手,智能客服等;身份型的虚拟人,追求的则是IP背后的商业化价值和市场影响力,如虚拟IP,虚拟主播等。

服务型虚拟人代表:万科2021年优秀员工崔筱盼

“崔筱盼”不是人类,是万科首位数字化员工,于去年年2月1日正式“入职”。在系统算法的加持下,崔筱盼很快学会了人在流程和数据中发现问题的方法,以远高于人类千百倍的效率在各种应收/逾期提醒及工作异常侦测中大显身手。经统计,崔筱盼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达到91.44%。

身份型虚拟人代表:乐华娱乐旗下虚拟偶像女团A-soul

A-soul是字节跳动与乐华娱乐共同打造的虚拟偶像女团,2020年11月,一经推出就火爆全网,其单曲《Shiny Dancer》在视频网站上线不到24小时,就收获25.8w播放,1.5w评论,并登音乐热门排行榜第五。并且她们还有着自己专属的粉丝群和粉丝专用的APP,与正常的偶像团体一般无二。

除了从产业应用的领域来划分虚拟人以外,虚拟人的分类还可以按照不同的角度进行区分:

第一种依照技术分类,虚拟人可分为算法驱动型(AI实时或捏脸等)和真人驱动型(动作捕捉);

第二种依照视觉维度分类,虚拟人可分为2D型和3D型;

第三种依照结构组成分类,虚拟人可分为数字型(用户线上观看)和全息型(用户现场裸眼观看);

第四种依照商业模式分类,虚拟人可分为IP类(KOL型、歌舞型、品牌型、娱乐公司推出的偶像型、明星分身型)和非IP类(功能型、学术型和身份型)。

虚拟人的发展,从萌芽到井喷

虚拟人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在CG、动捕、AI、区块链等技术驱动下步入高速成长期。

(1)20世纪80年代(萌芽期)

特征:开始尝试将虚拟人物引入现实

描述:虚拟人这一概念在医学领域刚刚被提出,在生活领域并未得到传播,人为了实现对美好人物的追求和向往,通过手绘、妆技术让存在于幻想中的完美人物出现眼前,这一行为同时也造就了虚拟人的早期萌芽,列如:日本虚拟歌姬林明美。

(2)21世纪初期(探索期)

特征:CG和动作捕捉技术的应用让虚拟人更加立体形象

描述:随着CG、动捕等技术的问世,区别于早期通过手绘、化妆刻画的虚拟人,这一时期的虚拟人形象更加丰富和生动,也因此得到了影视领域的青睐,让越来越多的虚拟人出现在影视屏幕中,例如:《指环王》咕噜和《猩球崛起》凯撒等。

(3)2016—2019年(初级阶段)

特征:深度学习算法等各种新技术的普及让虚拟人的制作过程得到简化

描述:外形的逼真已经不能满足人类对虚拟人的要求,智能化成为了虚拟人最迫切想需求,而随着AI技术的出现和发展,这一点也得到了满足,同时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开始重视虚拟人,推出了各种类型的智能虚拟人,例如搜狗的AI合成主播,百度AI机器人等。

(4)2020年—至今(成长期)

特征:技术、需求均迎突破,虚拟人成果井喷

描述:这一时期虚拟人开始引起资本的重视,越来越多是资本疯狂涌入虚拟人领域,虚拟偶像的出现也让虚拟人越发的商业化,例如:虚拟网红KOL、明星分身虚拟偶像、虚拟品牌代言人和电影虚拟偶像等。

虚拟人的商业潜力初显

在影视娱乐界,身份型虚拟人有着不俗的表现。抖音柳夜熙、虚拟偶像女团A-soul、芒果TV虚拟主持人“YAOYAO”、虚拟KOL等虚拟人物的热度增加,获得了众多粉丝流量,虚拟人在粉丝群体中的渗透率增强,虚拟人红利仍存在。各大厂商包括网易、腾讯等,也开始加入虚拟人赛道。

虚拟主播也是虚拟人在商业领域最成功的应用,根据B站2022年发布的最新数据,在过去的一年中有超过32000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同比增长了40%,虚拟主播已经成为B站直播领域增长最快的品类。

在去年B站游戏主播实力排行榜TOP50中,其中就有11位虚拟主播入围。现在位于头部的虚拟主播已经有了不输于真人主播的实力,如泠鸢yousa和hanser两位虚拟人入选B站2020年百大UP主,分别位于51位和57位。并且B站2021年8月虚拟主播粉丝数排行前十中有9位虚拟主播粉丝数都超过百万。

在服务领域,我们已经看到虚拟人在智能客服等方面的应用,未来虚拟人还将逐渐渗透营销、政务、银行、地产等领域,服务型功能凸显,帮助企业实现降本增效,虚拟人产业将往规模化、社会服务方向发展。

元宇宙领域的不断发展,也使得虚拟人商业价值不断释放。数字化是世界未来发展的趋势,数字化最大表现形式就是元宇宙,而构成元宇宙的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虚拟人,虚拟人是联通物理世界中人类与元宇宙世界虚拟世界的桥梁,正因为有了虚拟人,人类才可以进入到元宇宙的虚拟世界中获得沉浸式体验,随着虚拟人在音乐平台、游戏、直播等更多线上场景得到应用,虚拟人将越来越向智能化、场景化方向发展,可以说虚拟人就是元宇宙世界的敲门人,这也是虚拟人未来最大的价值。

不管是基于当下虚拟人的商业价值,还是未来虚拟人是构建元宇宙重要的一环,虚拟人所体现的价值都是毋庸置疑的,虽然虚拟人前途不可限量,但是目前虚拟人的发展仍处于初期阶段,依然有很多的困难和短板需要我们不断去攻克。

虚拟人短板和困境

(1)如何让虚拟人更像人成为阻碍虚拟人发展的最大难题

现在出现各种琳琅满目的虚拟人,其背后的人,往往不是虚拟人,而且运营团队,我们在网上看到的虚拟网红,其各种人设和行为无不是提前排练好,按照剧本来演的。与虚拟网红一样虚拟偶像,背后也是有专业的内容团队,定制好所有的内容、合作、文案,最后再以虚拟形象的名义去做投放。本质上我们在前台看到的这类的虚拟人,都只是背后整个团队的一个具象化体现。

(2)虚拟人逐渐沦为一件昂贵的玩具

虚拟人的市场看是火爆,实则涉足其中的每一个企业都在挣扎求生,成本的高昂和盈利模式的单一,让虚拟人逐渐沦为一件昂贵的玩具。

以曾在抖音上火爆出圈,日增百万粉丝的虚拟偶像柳夜熙为例,其背后公司创壹科技CEO梁子康透露:“2018、2019年,我们每一秒的视频价格比1克黄金还贵,现在每一秒价格相当于2到3克的黄金制作水准和制作成本。企业对虚拟人疯狂砸钱也是迫不得已,要想在自己公司打造的虚拟偶像在众多虚拟人中脱颖而出,就必须要迎合观众的需求,现在市场上评判哪一家虚拟偶像更厉害的主流意见,就是看那个更像人。而更像人就意味的要投入更多的技术和时间,花更多的钱。

“烧钱模式”固然可以解决虚拟人更像人的问题,但虚拟人物盈利模式、商业价值不清晰的问题,则不是简单的通过烧钱就可以解决的。如何将虚拟人物更好流程化的呈现和制作,减低制作成本和运行费用,是摆在无数虚拟人公司面前的一道坎。

(3)频繁出现的虚拟人逐渐耗光人们对虚拟人的期待

虚拟人的发展历程中的每一次出现都给人们带来了惊喜,如初代的虚拟人林明美、初音未来,以及近期的柳夜熙。但随着资本的涌入,无数稂莠不齐的虚拟人开始涌入人们的视野,据不完全统计仅冬奥会期间,就出现了三十多个虚拟人物,从跨年春晚、节日活动再到庆典、品牌广告,从直播带货、走秀到主播主持、自媒体达人,随处可见的虚拟人正在逐渐消减人们对虚拟人的兴趣,一旦人们对一件事物失去了兴趣,哪怕它再完美,也不会有价值。

虽然摆在虚拟人面前的道路困难重重,但是虚拟人是通向元宇宙以及数字化世界的入门券,不管未来的元宇宙世界建成什么样,进入这个世界的资格我们都要牢牢把握。而且随着技术的进步,阻碍虚拟人发展的技术难题总会有被攻克的一天。虚拟人的发展虽然道路艰难,但是前途无限。

虚拟人未来的想象空间

未来的虚拟人会是怎么样的,是每一个对虚拟人抱有期待的人最关心的一点,一位行业大佬曾说过:元宇宙和移动互联网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将从现在依靠手机、电脑系统进行的文本化交互向依靠和虚拟人说话、发布指令等人格化交流进行转移。

未来虚拟人很大的可能会成为元宇宙用户的交互界面。

真实人类的虚拟化身和虚拟人,都将会出现在元宇宙中,成为元宇宙的普通居民,彼此在工作、生活和消费娱乐中产生新的情感连接和社会关系。而元宇宙的虚拟内容也会随着人类和虚拟人的共同创造,不断丰富和完善。

这一天总会到来。

©本文为CoinVoice优质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元宇宙之家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元宇宙之家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元宇宙之家(微信号:lieyuncj)字样。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