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NFT: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

本文共3152字,需花费8分钟来阅读
事有对立面,有人看好就会有人看衰。

凭什么?

有一天去参加艺术品展览会,会场里的人大多安安静静地站在各类艺术品前仔细鉴赏,或三五成群低声讨论其作品表达出的人文意义。逛了片刻,我发现展厅里不起眼的角落,有个扫帚立在那里,对着它看了好久,想理解这个作品表达的中心思想?「是讴歌劳动人民吗?」「是扫去生活的烦恼吗?」直到一位保洁阿姨把它拿走,我心中才有了答案......

当我看到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以 $69,346,250 价格(起拍价 $100)拍卖成功的消息,脑海中便闪出了上面这个笑话。

佳士得拍卖图

是的,没错。我认为荒诞的 NFT 拍卖纪录再次被打破,在此之前分别是:

  • CryptoKitties Founder Cat#18 成交价为 11 万美金。

  • NBA Top Shot 詹姆斯球星卡以 20 万美金成交。

  • Nyan Cat 以 300 ETH(约 60 万美金)被买走。

  • Twitter CEO Jack Dorsey 首条推文以 250 万美金拍卖成交。

  • …...

Nyan Cat 彩虹猫

有人和我说现在的大多数区块链从业者看待 NFT,特别像行业外的人看区块链,就是三个字 - 看不懂。Beeple 的大作,让我的微信朋友圈彻底炸裂。我不禁开始调侃「比蒙娜丽莎更值钱的,是正在燃烧的蒙娜丽莎」,结果话音刚落,就有人这么做了。让人不禁感叹,「都怪世界变化太快,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著名街头艺术家 Banksy 作品 Mornos 被烧毁,将铸造为 NFT 在 SuperFarm 拍卖

NFT 简史

NFT 出圈了 - 从 NFT 圈出到币圈。最近关于 NFT 的科普文章特别多,所以对于基本概念我们不再赘述,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 OpenSea CEO Devin Finzer 的 The Non-Fungible Token Bible: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NFTs[1](被誉为《NFT 圣经》),虽然属于比较古老的文献,但在科普方面做的还是比较全面的。

不过开宗明义,这里还需要明确一点:

NFT(非同质化代币) ≠ CryptoArts(加密艺术品)

现在一些文章经常将其混为一谈,但区别理解它们的概念,对于打开我们看待 NFT 的视野尤为重要,因为我相信万物皆可 Tokenized,所以 CryptoArts 在某种意义上是 NFT 的子集。

思想启蒙

既然 CryptoArts 是 NFT 的子集,那么了解 NFT 的思想启蒙,就从艺术文化与加密货币的最初结合开始说起吧。

虽然一些人认为 NFT 萌芽于 Colored Coin(2012 年),但我认为 CryptoArts 思想最具有标志性,且最被广泛接受的应该是 Dogecoin(2013 年)。虽然这只柴犬的图片起源于 2010 年左右,但它成为「网红」是源于 2013 年的一次 4chan 「爆吧」事件。这期间,BTC 恰好从十几美金涨到一千多美金,由于当时在 Adobe 任职的 Jackson Palmer 发现在这个牛市期间很多山寨币层出不穷,于是在一个「闲的蛋疼」的晚上,他注册了 Dogecoin.com 的域名,并且后来和 IBM 的软件工程师 Billy Markus 一拍即合,挖出了狗狗币的创世区块。[2]

最近很多人都看到世界首富 Elon Musk 一直在喊单狗狗币,殊不知它和 CryptoArts 还有这样一段渊源。

Dogecoin Meme

数字货币老玩家或者是资产大户现在都开始习惯使用像 imKey 这样的硬件钱包。其实在 2015 年之前,纸钱包还是比较受欢迎的,因为在安全方面,它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物理隔绝。由此 Cryptoart.com(2014 年) 一个将纸钱包和艺术作品结合在一起的想法应运而生。现在我们打开这个网站还可以看到许多优美的画作,将这些画印到纸钱包上,作品的身价也能随着 BTC 的涨幅一路高歌了。

虽然这两件事与当前 NFT 的实现思想相距甚远,但我相信正是这种探索式文化在悄无声息地影响着后续 NFT 故事的发展。

践行:加密游戏

目前可追溯的最早的,以及最贴近现在 NFT 理念的是一款加密游戏(也是最早的加密游戏),名为 Spells of Genesis(2015 年)。他们不仅是将游戏资产上链的先驱,据说还是最早推出 1c0的一批人。虽然在此之后还有很多加密游戏尝试,比如 Rare Pepes,但让 NFT 走进大众视野的当属 CryptoKitties - 加密猫。

这里插句题外话,我本人是在 2012 年就开始接触比特币的,实际从事区块链行业的工作是从 2016 年开始,很多人称这一年为「区块链元年」。怎么解释「区块链元年」呢?就是往前一步你就是「币圈 OG」,往后一步就是「跟风韭菜」。因为 17 年经历了一场大起大落,而加密猫正好抓住了那波牛市的尾巴,人们意识到不光要关注那些山寨币,连区块链游戏都可以「赚快钱」。我想也正是这样的时代背景造就了一代传奇,也让 CryptoKitties 团队于次年获得了 1200 万美金的融资(CryptoKittiies 原是由 Axiom Zen 推出的,后独立运营)。

大众的疯狂,资本的注入,让一些人开始认识到 NFT 与游戏结合的魔力。虽然在 17 年末,加密猫的交易量断崖式下滑,但不可否认,它是成功的,并且这种成功是「可复制」的,因为它形成了一套「可复制」的行业标准 - ERC721。

NFT 带来了什么?

在上文中我讲了很多 NFT 发展过程中精彩的故事,但其实在 2020年  8 月份之前(甚至更晚的几个月内),它还是一个寂寂无名之辈。

视野拉回到多舛的 2020 年,疫情肆虐,让整个世界经济状况仿佛回到了二战结束后的那段时光,各国采取货币宽松政策以求带动全民经济复苏。对于股市和数字货币市场,牛市必然到来,区块链行业孕育了无数新鲜的「生命」,这其中最显眼的当属 DeFi,它几乎吸引了币圈 80% 人的眼球,疯狂的 APY 让 NFT 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剩下 20% 的人则在关注 Polkadot,Eth2,Layer2…...社区几乎无人讨论 NFT。而现在,仿佛整个行业都在讨论 NFT,最近有不少 NFT 公司开始筹措融资或者已经融到了一笔可观的资金,用来度过下一个资本寒冬。

看到网上很多人在分析 NFT 「出圈」的原因,其实我认为 NFT 的火爆,不是行业内的人将它带到行业外,反而是行业外的人将 NFT 带入行业内。NFT 摆脱了区块链带给人们的极客、技术、晦涩难懂的刻板印象,因为它是那么的显而易见。光靠行业内的早期从业者是无法使 NFT 达到如此高度的,比如它对视觉要求更高(艺术家),对金融专业知识要求也更高(比如票据),它需要故事,需要场景。NFT 给行业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和更多的可能性,拓宽了区块链的道路,让区块链落地更进一步。即便是炒作,也变得更有趣,而不仅仅是对着一堆数字麻木地买入卖出。

NFT 美丽的陷阱?

事有对立面,有人看好就会有人看衰。Akimbo 的创始人 Seth Godin 在他一篇名为 NFTs are a dangerous trap[3] 的博客中表达了对 NFT 不一样的看法。他从两个方面驳斥了 NFT 在艺术品方面的发展价值:

  1. NFT 创作者会花更多的时间在稀缺性上做文章,并想方设法使其增值,而并非从艺术角度进行创造。所以 NFT 和艺术品不同,它本身并不具备耐人寻味的美感,只能肤浅地表达一些内容。

  2. NFT 耗电。浪费!

如果仅用上述观点来驳斥 NFT 在 CrypoArts 方面的价值,我本人无法赞同。我认为 NFT 给艺术品收藏界带来了一场革命。相信大家都有看过诺兰最新导演的一部电影《信条》,里边的反派人物将收藏的艺术品放在一个名为「自由港」的地方,那里专供很多富人避税。

在物理世界,艺术品交易流通会产生十分高昂的税费。以美国为例,其艺术品进口实行的是 0 关税政策,只对卖方征收作品申报价值 0.21% 的海关使用费。但艺术品在美国被定义为资产,发生在美国境内的艺术品交易,首先需要卖方缴纳资本利得(低买高卖资产所获收益)税,而且根据画商、投资者、收藏家身份不同税率分为净利润的 28% 、35% 两种。

除此之外,购买者还需要按照美国各个洲的情况缴纳 4% - 11% 不等的消费税。比如,投资者在纽约从画商手里买下一幅价值 50 万美元的画,几个月后再转手按 100 万卖出去,他获得了 50 万美元的利润,但其中的 14 万都需要作为税款进行缴纳!而最后购买的人还需要按 8.875% 的税率缴 8.875 万美元的消费税。一幅画仅一次流转交易增值了 50 万美元,却产生了 22.9 万美元的税款![4] 

说到这里你可能就明白了,NFT 具有怎样革命性的意义。随着数字化的普及,加密艺术品相较于传统艺术品在交易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电影《信条》自由港

除了收藏,从更直观的角度看,NFT 也将会给游戏行业带来巨大冲击。仅 2019 年,中国游戏市场营收规模就达到了 2884.8 亿元人民币 [5],不难想象未来 NFT 会在这里分到巨大的一杯羹。很多人认为一旦 NFT 打破了游戏装备充值的割裂性和垄断性,反而会造成盈利缩水。

我不太赞同这样的观点,我认为这属于行为经济学或者博弈论的讨论范畴。我本人就是一名资深游戏玩家,从《红警95》打到《王者荣耀》,也充值了不少「信仰」。但对我来说,每次充值我都会有顾虑,这个游戏会持续多久?有多少人和我一起?万一不玩了,岂不是白充值了?因此我就会尝试少充值一些。但如果在该平台上充值的钱或装备,在其他游戏中也可以使用,使得容错性变高,那么我一定会充值更多资产。并且打游戏是有「审美疲劳」的,很多时候都是换着玩,所以资产的垄断性并不能完全「圈」住用户,更开放的平台反而会赢得更多游戏用户。

不过受困于当前薄弱的基础设施,比如公链吞吐量,数据存储能力等,NFT 还未迎来爆发期。但 Layer2 也好,Arweave 也罢,总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帮助 NFT 突破当前的瓶颈,区块链游戏落后于中心化服务器游戏只是暂时的。

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

2020 年的牛市,为区块链行业注入了大量资本,并赢得了几乎所有传统投资机构的关注。但整个行业仍处于早期阶段,NFT 更是如同还在襁褓中的婴儿。绝大多数潜力巨大的行业在早期都会出现泡沫,股市、互联网、房地产、数字货币皆如此,NFT 也不例外。

但不能因此就抹杀了 NFT 的潜力和存在的意义。哪怕 7000 万美金的加密艺术品物非所值 ,给 NFT 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泡沫,我也相信这个泡沫是「彩色的」,因为它博得了几乎所有人的眼球,让更多的人愿意去了解 NFT。

我便是这其中一员。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