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纪实:生死时速——与疫情赛跑的336个小时(下)

本文共3712字,需花费10分钟来阅读
——这是在抗疫大后方,一个后勤工作临时工的亲身讲述。

正月十一(2月4日周二):

杭州的天气依旧耷拉着脸,八点多照旧看不见阳光。

看了下新闻。泰国限制了医疗物资出口。沙特爆发H5N8禽流感后,伊朗旋即也禁止医疗物资出口。

也就是从昨天、今天开始,我逐渐收到了一些要送往县城、乡村的医疗物资需求。有些甚至是乡村医疗所的紧急需求。

其中有一位,应该是通过朋友的朋友才联系到了我,带着浓浓的重庆口音。

电话里,几乎近于哀求。

“龙野总,我们这边实在没办法了,没得保护已经开始传染了。人命关天啊!你们能不能帮忙采购一些口罩这周送到我们这里?”

我无能为力。因为他说的量实在太少了,我知道国外卖家根本不可能发货,而他说的那个乡镇,就算货到了重庆双流机场,我也无法确定国内物流能否送到目的地。

我只能一再婉拒,我不是做销售的,如果我自己手里有口罩,哪怕做慈善我也会想办法。

我意识到了变化,疫情已经在向农村快速转移了。应该说,农村的抗疫情况可能非常严峻,不仅仅是湖北,其他地方部分农村可能都出现了聚集性案例。而乡镇甚至缺乏足够的资金和渠道进行采购,一旦出现连锁反应,情况容易急剧恶化。

而且,农村面临的问题远不仅仅只有肺炎疫情。很多农村片面理解隔离的含义,挖断道路,禁止出入,这对于农村养殖户来说,失去饲料货源,家禽大量死亡,甚至可能出现二次瘟疫。我听说在我老家,为了搬运饲料,甚至需要经过各村在公路被挖断的路口相继接力,将货物用人力环环传输才能送到目的地。

白天时,我的手机一般是电话响个不停。

一方面,要处理新的各种需求,另一边,还要和朋友一起快速草拟合同,以免耽误了时机。

光签个合同,就有不少麻烦事,有些买方看不懂英文,坚持要以中文的合同形式自己改。有些企业说是必须要用甲方模板,不能用卖方出的乙方模板。还有的对签订合同的签字形式提出质疑。

然而,所有卖方都是按照合同签署完成,甚至是收到打款时来确定货源预订的,一些企业还不能理解,“我们不是已经预定了吗?”。正是在这种鸡毛蒜皮上的细节扯皮上,就差了2个小时,等到企业方盖章的合同送给我时,对方告知我,货源刚刚被别人直接先打款抢走了。

这种事,在这十几天里,屡见不鲜。

正月十二(2月5日周三):

世界各地禁止医疗物资出口的趋势可谓是愈演愈烈。

一觉醒来,俄罗斯朋友凌晨给我留了言,俄罗斯也运不出来了。

网上热搜更是一片骂声。继香港以后,台湾也禁止向大陆出口口罩。

大陆被孤立了。

我们已经对接了俄罗斯的一次性医用口罩货源,本来是签了合同都准备打款。这意味着前面的订单都泡汤了。

买方企业主们都快急疯了,有的无法理解,我们合同都签了,怎么就运不出来了呢?你想想办法啊。我们企业复工,就等着这批物资呢。后面到底怎么办?

我们要个准信!

一上午,被各种问题扰的甚是烦闷。没办法回答,出门打算透透气,顺便买点零食。

走到小区门口,被保安给拦住了:现在出门,要凭出入证。

我这才知道,杭州各小区已经实行每两天才能申请出门一次这样的战时封闭制度了。

一怒之下,我爬树翻了墙出去。

这什么世道,看个新闻翻墙就算了,我出我家小区都要翻墙!?

在杭州一二十年,哪怕正月三十的白天,也从没见过这么空旷的马路。

和市中心最大的地铁换乘站。

四周静的一点声响都听不到,还怪瘆人的。

有点想念杭城繁华时车水马龙的盛况了。已是正月十二,本应如此。

到了晚上,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Mr.Shin给我留言,寥寥数字。

韩国口罩运不出来了,海关限制。

心跳漏了一拍。我来不及回复,直接一个电话拨了过去。对方忙线中。

大约两个小时后,他终于打回了电话。

这时候我的焦虑已经平复了很多,就静静听着他转述刚刚两个小时怎么和韩国他的朋友商讨解决方案,和韩国供货商磨嘴皮....直到,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

我也失去了讲话的力气。只是静静问了句。

真的没办法了?

没有。刚去海关,从下午开始的口罩就已经全部截了下来。和我们一样,还有好多人在求情,甚至有人下跪.....

好。明早我们再看看。辛苦了。

当你所有努力快要抵达彼岸,却又在一瞬间付诸东流时,才感觉自己的无限渺小。

正月十三(2月6日周四):

算是睡晕了过去,加上心情烦闷,拖到快九点才清醒。一觉起来,看着几百条各种留言,实在是手足无措。

或者是像个鹦鹉一样,和很多“慕名而来”的朋友的朋友引荐而来的朋友说,对不起,我只是义务帮忙协调货源,我不是卖口罩的,大家亲朋好友要用的,零散的需求我无能为力。

问的紧了,我就说,我自己都没有口罩,咱们还是呆在家里给前线的医生护士们省点吧。

怎么解决其他国家的出口封锁,这个是当下最紧迫的点。

和Mr.Shin一上午电话,讨论解决方案之余,也聊起了韩国国内现在的防疫情况,他透露出了一个信息:有一家财团在韩国国内扫货,限制别人出口,可能是政府配合的结果。

财团扫货,向政府施压要断了别人出口的路?

不是。他们扫货,也是为了输送到中国。

我这才得知,咱们中国国家领导人都致电韩国方面了,国务院直接拨款,委托韩国财团在韩国订货,再输送到国内。

小小的口罩,真的是牵动了党中央的心。

当然,看着媒体都报道出政府间互相倾轧争抢口罩的新闻,也可想而知情况有多么紧急。

除去那些医护用途的医疗物资不谈,我把企业主们的采购需求叫做“恐慌性采购”。

企业们开始想着年后给员工们买一次性口罩,KF94又不太想要了。

想前几天,新闻报道出现了佩戴普通医用口罩依旧感染的人员,且极可能出现更大面积传播,不少人吓得不敢买一次性口罩,说是一定要N95;

后来,各界呼吁把N95医用口罩省下来留给医生用于一线抗疫救灾,部分政府部门甚至发文,不允许官员佩戴N95,大家纷纷表示,不要N95了,用韩国KF94代替。

然后又出来韩国KF94口罩防疫标准没有打到医护级别,性价比不高的新闻,一片担忧声中,企业主们想了想,还是买一次性口罩更实惠更好。毕竟为了复工,面子上过得去就行。

一来二去,我也是很无奈。

而且海外购置,换汇怎么处理?报关单、报文、汇款单、水单、回执单、转账凭证,用英文、韩文翻译,这些都是哪门子术语?

折腾了一圈,还是回到原点。

正月十四(2月7日周五):

欧洲,几个昨天紧急联系的朋友,发来了他们在土耳其、丹麦甚至是更遥远的北欧找到的一些医用货源。包括N95和防护服。

我把货源情况公开到了几个筹集物资的群里,麻烦事又来了。

对于医用级别的物资,怎样算是符合标准?医用标准和品牌一大堆,国家有专门的专家解释哪些型号衣服可用哪些不可用?这种类型的专家又有多少?

而且现在上班的医生本来就缺,更别说需要有专家随时群里协调物资答疑了。

而那些负责采购的人员,也都是第一次接触这些名词,看了物资清单吃不准又要去找专家问,一来二去,更是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要不要学习一下各种标准?

我们好不容易列表,列举了一百多种可用型号,但是其他货源呢?抢不抢?

如果货不达标。一旦出现医务人员感染,无人能担责任。

以及,审核各种类型的医疗物资,又耽误了很多医疗专家的时间。有一位医生在群里给医用物资做甄别,回复大家的问题。到了下午四点,突然失联了。过了几十分钟,她在群里说了句,抱歉,刚刚太累了,合上眼睛就倒在桌子上睡着了。

说实在话,换了谁不心疼?

所幸,在遥远的南美,秘鲁,倒是找到了一批N95医用口罩。

给医院对接,还是一样,快刀斩乱麻。当然,订了货才发现,没有直飞航班,要是中转其他国家,交易恐怕就会横生变故。

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还真有群友,自告奋勇联系上了南美当地的华人组织,Plan A是直接和当地民航局商量,包机前往中国;Plan B就是,凑够几十人,就算是人肉背,也要背回来。

你知道从秘鲁首都利马到北京多远吗?

16670公里。换句话讲,这又是一个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故事。

晚上浏览韩国网站。

就看到了如下的画面。

2月7日,韩国最大搜索引擎Naver热搜榜榜首“中国英雄李文亮”。

李医生,走好。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想想,明天就是正月十五了。

2020年的正月十五,怕是最没有元宵节气氛的一年。

拉开窗帘,往日灯火通明,今日无人问津。

但我想,千里之外,那个几千年来被唤作江城的地方,有一群可爱的人,不舍昼夜,给阴影之下的城市,城市里困着的人们,带来希望。

黑夜里,发光的人们,才灿若星辰。

                                                                            后记:

疫情比想象的持续要更长,我们也没有停歇下来,在这篇文章截稿前,我们依旧一直努力在和各种协调物资的困难做着抗争。

当然,除去前线医务人员,中国各行各业的公司,都在进入最凶险的危局之中。

西贝、海底捞....他们都撑不过四月。

(关于这块产业分析,详见《2020经济哨响,被扰乱生存节奏的中小微民营企业》详细参考公众号智科创新院)

起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它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我能做的,就是帮一个是一个,再微小的力量,聚沙成塔,也能筑起坚实的堤坝。

在这些日子里,我比绝大部分人都了解这场抗疫战争的实情。

公平、危机、混乱、人性,这些交杂在一起,复杂的让我难以思考。

我也看了微博,每天,都有一个又一个绝望的声音从武汉传出。我知道,在数千公里外,有很多很多的同胞,正在受苦。

于是乎就有人横眉怒骂,都没有人去救一下他们吗?还有没有天理了?

告诉你两个故事。

一个是拯救大兵瑞恩。为了拯救瑞恩,小分队牺牲了六个人。

值得吗?如果你是那六个牺牲者的亲人,你会不会怎么想?

另一个,哲学问题。

你是火车司机,面前铁轨有五个人,而你的刹车坏了。要拯救他们的唯一办法,就是开向另一侧铁轨,那里有一个毫无防备的工人。

你会怎么选择?

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开向另一边。

但是,那五个人不会给死者以赔偿,而你,可能成为众矢之的,甚至负上这一“意外事故”的责任。

你可能失去饭碗,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这就是,武汉一线的人们,所要真实做出的选择。

这个世界公平吗?好像不是,好像又是的。

我很痛苦,因为无论我站在谁的立场,他们好像都是对的,但是合在一起,确实一个又一个的悲剧。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很不幸,我看到了这些惨剧,很幸运,我希望是我这辈子亲历的唯一一场战争。

但是,在这场人民的抗疫战争里,更多的是,温情。

温情于已耄耋之年的钟南山院士,挂帅出征,义不容辞。

温情于金银滩医院的张定宇院长,身患绝症,以命相争。

温情于遭极致之痛的林生斌先生,世界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

向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致敬。

请放心,华夏大地上的十四亿人民,海外的五亿侨胞,我们都是你们最坚实的后盾。

若有合作需求或其他疑问联系官方邮箱:Chiko@bitblockcap.com

或者关注公众号智科创新院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等2人已打赏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