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21世纪经济报道:违规炒币死灰复燃,“套路者”再施火中取栗术

本文共4135字,需花费10分钟以上来阅读
随着近期区块链再度成为社会热点,多位区块链从业者发现此前沉寂多日的ICO、IFO、IEO、IMO和STO等虚拟货币炒作手法迅速死灰复燃。

随着近期区块链再度成为社会热点,多位区块链从业者发现此前沉寂多日的ICO、IFO、IEO、IMO和STO等虚拟货币炒作手法迅速死灰复燃。甚至部分ICO项目打着“国家支持区块链发展,虚拟货币迎来黄金发展期”的旗帜,在三四线城市高调发展会员拓展“空气币”融资炒作业务。

“当时我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国家监管部门绝不会坐视这些违规炒币项目借国家政策大肆牟利。”一位区块链技术研发创业者向记者感慨。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相关部门从严查处违规虚拟货币炒作行为,全球比特币价格应声回落,截至11月25日20时,比特币报价跌至6870.2美元/个,盘中一度跌至5月下旬以来最低值6515美元/个。

不过,不少ICO项目并不甘心再度惨淡收场。

多位区块链币圈人士透露,目前不少在境外注册的ICO项目都纷纷转入地下,通过境内中介机构继续开展项目募资宣传、引流获客募资、代理买卖等业务。然而,随着新一轮从严监管来临,当前这些ICO项目日子相当不好过,上周以来募资额较前两周下滑逾70%。

当然,要彻底遏制这轮死灰复燃的虚拟货币违规炒作现象,依然任重道远。一方面很多存在欺诈性质的ICO项目注册在境外,都是境内中介机构进行业务拓展,因此要遏制“源头”需要相关部门开展跨境合作,另一方面不少区块链公司也“学乖”了,他们不直接涉及虚拟货币,而是将ICO项目包装成一个个高收益证券投资项目在境内募资,或者以中介商身份开展境外虚拟货币资产撮合交易,令监管难度增加。

区块链“圈钱” 套路变换

在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后,多位区块链从业者骤然感到ICO项目将会很快“死灰复燃”。

“在上述消息传出后,比特币价格从7400美元/个飙涨至10340美元/个,彻底激发了ICO项目的炒作热情,因为比特币飙涨同样让ICO看到新的赚钱效应。”前述区块链技术研发创业者向记者直言。

从10月25日起,他发现此前沉寂已久的各个炒币朋友圈迅速火热,每天都有新的ICO项目在各个群里进行路演传播,随之而来的,是ICO项目发布者(也是募资者)变得格外慷慨,纷纷在群里大派红包,鼓励大家转发传播。

这些ICO项目与此前并无实质性差别,所谓商业计划书展现的区块链技术应用都没有落地可能,主要目的无非是概念包装以便套取资金。不过,在近期区块链成为社会热点后,这些ICO项目在募资宣传策略方面与此前的确截然不同。部分ICO项目直接高举“国家支持区块链发展,数字货币迎来黄金发展期”的旗帜招摇过市,吸引三四线城市不少投资者眼光;部分ICO项目则直接宣称“自己开发的区块链应用项目正受到国家支持”,以此背书争取广大投资者的信任。

与此同时,为ICO项目提供宣传、引流募资、代理买卖服务的各类中介机构也纷纷“冒出来”,若某个ICO项目能募集2000万元人民币,这类中介机构至少能收到约500万元服务费用。

“我还遇到好几家为ICO项目提供挂牌发行到市值管理一条龙服务的所谓投行机构,他们收费标准也差不多是ICO募资额的30%。”前述区块链技术研发创业者透露,这些“投行”坦言自己也在火中取栗,迫切渴望赶在从严监管来临前多做几单,捞一笔就走。

部分ICO转入“地下”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相关部门陆续从严打击虚拟货币违规炒作现象,多位区块链从业者开始感到一度死灰复燃的ICO等违规炒币现象正迅速降温。

“近期几个炒币朋友圈又归于平静,ICO项目发行人自己做路演与发红包的频率大大降低,11月上中旬每天至少有4-5个项目路演,到下旬每天能有2个就不错了。”前述区块链技术研发创业者透露。

这背后,是相关部门从严打击违规炒币行为正形成极其强烈的威慑力。比如在北京警方一举破获非法数字货币交易所BISS诈骗案后,多个同样通过会员制变相开展非法传销进行ICO募资的虚拟货币项目一下子都销声匿迹。

多位区块链币圈人士透露,这些ICO项目未必彻底“退出”,而是转入地下。具体而言,他们仍然向中介机构许以30%-50%的佣金提成,由后者在三四线城市开展线下传播,引流募资与代理买卖等服务。究其原因,这些城市不少普通投资者嫌银行保本理财收益偏低,喜欢快速赚大钱,让这些ICO项目方看到暗箱操作的可乘之机。

甚至部分区块链公司干脆不直接涉足虚拟货币炒作,而是将境外注册发行的ICO项目包装成保底高收益的境外证券投资产品,向境内投资者兜售。

“近期我们遇到一家区块链公司将三款境外注册ICO项目包装成年化保底收益超过15%的境外证券投资产品并卖给当地投资者,短短两周完成1200万元募资。”一位区块链币圈人士向记者透露。更重要的是,这家区块链公司负责人信誓旦旦表示,他根本不打算到期兑付,一旦完成资金募资并拿到逾20%佣金提成,他就跑到国外定居,同时,找个不知情的人担任企业高管处理烂摊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近期监管文件,从针对的目标看,挖矿、交易所、空气币都未逃脱监管视线。

“币圈的第二轮大清洗已经开始”,11月25日,一位资深炒币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当天晚间,央行网站公告称,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对2018年以来我国金融体系的稳健性状况进行了全面评估。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金融系统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取得积极成效,国内173家虚拟货币交易及代币发行融资平台已经全部实现无风险退出。

11月以来,多地监管频频出手,对虚拟货币开展集中的专项整治活动,引发市场关注。尤其近日北京警方一举破获非法数字货币交易所BISS(币市),将其定性为非法集资诈骗,被市场视作虚拟货币交易所全员被端的首个案例。

根据公开资料,BISS(币市)官网表示其为全球首家会员制交易所,并称其为“全球首家币币+币股交易所”,投资者不仅可以交易虚拟货币,还能一键买美股。而从BISS设计的所谓创新商业模式,即“币股交易”和“会员制”具体模式看,存在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违规为用户进行美股买卖,会员制拉新模式或类似传销,和涉嫌洗钱等不法行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BISS(币市)官网还发现,该交易所还继续存在杠杆炒币的放大风险模式,在此前一轮的重拳打击ICO中已有整治。而从BISS的实际运营公司北京速子科技有限公司在启信宝上的显示的企业注册信息看,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2018年8月获得数千万的战略投资,并在2018年9月进行了一轮注册资本的增资,从400万元增至1000万元,该公司的平均薪资更是达到了20816元/月。

众所周知,央行早在2017年就叫停了非法ICO,但ICO似乎从未停止,并演变出来很多规避的方式,比如说去新加坡、马耳他和瑞士这些对ICO监管较为宽松的国家,或者从ICO变成IMO或者IEO等各种方式,但本质都是用法币来换token,其中很多都存在着资金盘割韭菜的行为。

这家BISS的死灰复燃与被监管迅速清洗,或许意味着,币圈又将迎来规整的惊涛骇浪。

瞄准虚拟货币“碰瓷”区块链

从近期监管动作看,上海、北京、东莞、深圳、杭州、河南、内蒙古等多地监管已经纷纷出手,对数字货币交易所相关活动进行摸底排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近期监管文件,从针对的目标看,挖矿、交易所、空气币都未逃脱监管视线。单单从11月份来看,多地的监管操作开始密集。

11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关于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联合检查的通知,通知称,自治区联合检查组赴部分盟市,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进行联合检查。而检查的主要内容是,重点摸清与实体经济无关、规避监管、能耗较大,以“大数据产业”为包装享受地方电价、土地和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的虚拟货币“挖矿”企业。

11月13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了《关于交易场所分支机构未经批准开展经营活动的风险提示》。《提示》明确指出:“如有外埠交易场所(重点为金融资产交易所)分支机构在京开展经营活动,属于违规经营行为。”

市场人士分析指出,其实几乎所有在国内运营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服务器均位于海外,也在海外注册了壳公司。严格来说,它们都属于“外埠交易场所”。

11月14日,在上海互金整治办的牵头下,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和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也联合印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而整治的重点是虚拟货币相关活动,包括虚拟货币交易、发币和募资,以及为注册在海外的交易所提供宣传、引流等。

11月21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并通知单位共同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查整治。据悉,此次行动将重点排查三种活动:一是在境内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或开设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二是为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提供服务通道,包括引流、代理买卖等服务;三是以各种名义发售代币,向投资者筹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目前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已通过灵鲲系统,摸排出涉嫌开展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企业39个。

此外,中国三大数字货币交易所中,币安和波场两家的官方微博均在近日被封杀。币圈的第二轮清洗已成定局。

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院长张一锋11月25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个是可以预期的。中央重视区块链技术研发与应用推进,不代表支持虚拟货币的交易和打着区块链旗号的非法金融行为。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与应用,归根结底还是要回归到对现实经济活动的支持中去,脱虚向实,投入到解决现实中存在的问题中去。”

币圈哭了,链圈却在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相对“币圈”的人心惶惶,“链圈”则显得十分冷静。

一位区块链人士11月25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区块链被国家层面重视后币圈很欢呼,但链圈反而比较冷静。因为技术不会一蹴而就。”

多位区块链公司人士均持类似的态度,“区块链是种技术,打着区块链幌子的虚拟币早就该整顿了。”

杭州区块链公司数秦科技创始人高航11月25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杭州目前还没有相关动作,但实际上,出问题的都是以区块链为概念涉嫌诈骗传销公司,和区块链技术实际上没有任何关系。整顿反而会迎来真正的发展红利期。”

一位银行科技部人士表示,区块链大的方向分两个,一个是做币,一个是做链,这次的整顿,该哭的应该是币圈,炒币的各种诈骗比较多,而链圈应该是笑了,迎来了真正技术入场的时刻。“作为银行的科技部门,现在我们更多专注在链的方向上,通过嵌入场景,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国家大力推进区块链的建设,一定会出现有些人利用人们对技术不能深入了解而开展违法行为,必然在短期内鱼龙混杂,国家加大整治力度正当其时。”

另外一家产业巨头旗下的区块链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最近各地都在学习区块链,我们参与的课题和标准这些事情也都明显在加速。”

“不管是数字货币还是区块链技术,虽然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早就在研究相关课题,但自从区块链建设上升到整个国家层面的高度之后,明显有加速往前推进和相关成果落地的趋势。” 多位区块链人士虽然均持类似观点,但均认为,不论外部环境如何,要让区块链技术真正实现大规模应用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鼎峰资本创始合伙人、算利金控董事长李侨峰11月25日表示,目前随着国家层面对区块链的关注,区块链创业公司的估值也水涨船高。从投资机构的角度来讲,区块链行业赛道刚刚开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形成杀手级的应用,而传统互联网行业则有很多杀手级的应用。

李侨峰认为,从资本的角度来看,区块链行业最大的难点还是顶层设计,跨链的标准要加快探索,否则最后就成私链了。他预计,联盟链可能会在政府层面有大面积落地应用,接下来公有链+联盟链也会得到较好的发展。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