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一家汽车区块链公司的寂寂2年与爆红3天

本文共3529字,需花费9分钟来阅读
这两年,因为对方说做区块链的都是骗子,杨小勇已经跟好几个人翻脸绝交。10月25日之后,这种事不会再有了。

这两年,因为对方说做区块链的都是骗子,杨小勇已经跟好几个人翻脸绝交。10月25日之后,这种事不会再有了。

10月24日主席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的指示25日一经媒体报道,曾经火过也凉过、高深莫测又争议不断的区块链不再有争议。

“以前经常有人问,杨总还做区块链呢?话里都是讽刺的意思,结果这两天都来恭喜我,我说有啥恭喜的,我们该干啥干啥,对我们好处就是有设备厂商来找我们合作了,也有终端客户来找我们来了,最起码不用解释啥叫区块链了。”

杨小勇边说边发过来一张微博截图:沈平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后面还说短短48小时,区块链概念股从原来不到50家增长到1000多家,超过1/6的A股上市公司公布了自己和区块链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这几天,有上市公司第一时间找到杨小勇谈收购,某省科技厅长和某地级市的市委常委找他做报告,各种会议邀请纷至沓来,电话微信不断,从汽车工程学会卡车分会和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的关于汽车和区块链的讲座邀请已经排到了11月30日,出场费一个比一个高。

10月21、24号杨小勇还在朋友圈里发区块链内容,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 

杨小勇做的项目叫第1车链,是汽车金融保险与二手车领域合法诚信数据平台,用区块链数据不可更改等特性解决汽车保险和二手车中的数据诚信问题,成立于2017年夏秋之际,至今两年多,是否盈利已经不再有悬念,只是时间问题。 

爆红三天后,杨小勇终于抽出一个多小时时间接受汽车商业评论采访,讲述了他与区块链结缘始末。

这个故事呈现的是汽车后市场寻求用新技术解决行业痛点的过程,在普罗大众中神秘而虚幻的区块链其实已经运用于市场一线实践。就像每天冒出来的其他新技术、新工具、新模式,有人信有人不信,有人成有人败。幸运的是,杨小勇们踏上了时代的脉搏。

 汽车后市场的数据难题

杨小勇,在汽车圈摸爬滚打了20多年,“汽车设计、汽车制造、汽车销售、修车设备、汽车配件、汽车维修、汽车装潢、汽车软件、汽车教育、汽车书籍、汽车电子,各个行业基本都干过。”

哈工大汽车学院内燃机专业1995年毕业后在汽车厂干了几个月去了香港大昌行修走私车开始,1990年代末到深圳元征从事当时极少的汽车电脑解码器业务,2000年回西安交大读了MBA,成为汽车后市场第一个被大家认可的MBA。2003年进入珠海笛威欧亚一起做汽车维修培训、连锁,2004年和民办大学合作办汽车学院、在五道口和清华继续教育学院合作办汽车后市场总裁培训班。

2008年金融危机让他看到中国的汽车经销商集团整体管理水平低下,就想做一套集团管控系统AGBI,把经销商的信息资源打通,然后交换获得汽车后市场大数据,但项目没有成功。杨小勇总结原因是“全面预算和集团管控智能分析需要多真正的维数据仓库,当时中国没有,全世界也只有ORACLE、IBM和微软,德国的SAP有。”这个10年前的数据库研发失败经验让他2018年参与到中国唯一有专利的多维数据仓库INTCUBE项目中来。 

AGBI项目失败后杨小勇到政府投资机构做了一段时间投资,2011年朋友邀他回来用移动互联做汽车俱乐部,最后发展成为M4S(Mobile For Service或Mobile 4S),是一个汽车4S店客户满意度提升智能工具系统,希望通过2B服务获得汽车后市场大数据,得了很多创新奖,“结果汽车厂和汽车集团叫好不叫座,还想模仿,就是不买单”。

2014年,十部委联合发布186号文件,即《关于促进汽车维修业转型升级提升服务质量的指导意见》。杨小勇另一个身份是中国汽车保修设备行业协会(汽保协会)信息化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他于是联络汽保协会、维修协会一起推动汽车电子健康档案,希望通过2G的模式从4S店和修理店搜集汽车后首次行维修数据,来解决保险、二手车的数据问题。

“咱俩同样的车,你每年开1000公里,我开10万公里,保费一样。有人酒驾,有人闯红灯,有人危险驾驶,有的人就老老实实上下班,风险能一样吗?但现在的保费只能一刀切。还有二手车交易,怎么保证里程表没改过、车没有泡过水?”杨小勇认为这些问题都能用数据解决。

但这个过程中会遇到两个难题:一是4S店和修理厂没有动力配合这件事;二是有可能数据被人为造假。

最近很多大数据公司玩爬虫的被抓了,就是因为数据来源的问题不清白,如何合法获得数据成为制约大数据的一个因素。

 邂逅区块链

2017年5月,杨小勇在贵州参加大数据会议,晚宴时随意翻参会名单,看有没有汽车行业或者哈工大、西安交大圈的可以交流交流。 

“突然发现有两个西交大的,过去一看我说‘小孩,年轻轻的嘴上毛都没有,咋还坐这吃上饭了?’人家说是来讲课的,讲区块链。”杨小勇回忆。 

“区块链我知道啊,不就是比特币嘛,2016年有圈里一个兄弟让我买比特币,说当时3000人民币,以后能涨到1万,我还把人家骂了一顿。两个小孩当场给我讲了讲区块链和比特币不是一码事,我也没太在意。过后有天我帮他转发了个Pre-ICO广告,发完马上就有人找我帮忙买,我才发现这个东西好像挺有来头,才开始真正去了解。”原来前面有人用区块链发空气币这个套路,大家都没有找到用区块链落地的项目。

 第1车链项目督导杨小勇

弄懂了区块链以后,杨小勇很自然地想到能不能用区块链来解决汽车行业的问题。 

随着技术发展,之前做汽车后市场数据时遇到的两个难题——4S店和修理厂没有动力配合、数据造假,都有了解决方案。

如今的汽车上有很多传感器,如果从这些传感器实时采集数据,对于异常数据可以直接从车辆终端拿数据,多了一条途径而且数据是动态的,解决了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数据诚信问题,他设想:“如果我们把这些数据包都放在一个大的数据库里,把结构化和非结构化数据,还有视频数据、非视频化数据,把这些数据打包成HASH,然后把HASH放到区块链上,就没法篡改,一改HASH就变了。”

但同时又遇到一个新问题——车主凭什么把数据交给你?

“这就是区块链另一个特征,激励,你上传数据的话系统给奖励积分,将来谁用数据的话需要消耗积分才能用,没有积分的去找有积分的兑换或收购这个就是变现,这叫做激励机制。”车主分享数据的动力问题也解决了。 

消耗掉的积分第二次进入流转的时候,90%给提交数据一方,5%平均给NODE,5%给数据来源的合作NODE,这样政府穿透监管下的各个机构都可以成为NODE,让产业链中的企业和机构NODE都可以得到收益变现。

试水

杨小勇说,就在接触区块链不久,汽保协会正跟美国互联车辆行业协会CVTA和加拿大汽车价值激励基金会AVC沟通区块链取得了一些共识,决定在中国做个试点,第1车链项目就这样诞生了。

“最后我们就想,以前做汽车电子健康档案是从修理厂拿数据,是完全中心化的,第1车链是从车上采集实时数据,区块链方案是多中心化的,这样的话第1车链就可以作为汽车电子健康档案的辅助方案。一个从修理厂拿静态数据,一个从车上合法拿动态数据。”

但区块链是无法独立存在的,在第1车链的模式里有几个构成要素,一是V2X车联网,用来采集数据;二是区块链,实际作用是储存,不是储存数据本身,而是储存数据包的HASH值;三是应用,谁要应用这些数据就要提供激励积分,贡献数据的人得到积分,使用数据的人提供积分,形成一个利益闭环。

“区块链分三种,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私有链就是某一个企业自己做的,联盟链就是某一个行业里边上下游连起来,互相从原料到生产内部结算、流转,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还有一种叫公有链,比特币就是公有链。比特币就是没有任何门槛谁都可以来进来的,联盟链还是要被认可的,比如行业组织或者先进来的认可。” 

“我们提出了一种联盟链和公有链之间的,叫产业母链,具体来说我们汽车产业链,可能在修理行业你是联盟链,在配件行业是联盟链,在汽保行业是联盟链。但是你要统一,要有一种共识把它串起来。我们提出一种叫产业母链。” 

两年时间,第1车链的主要精力还在做研发,上链车辆获得了突破,“我们现在给做设备的讲,你以前只是一个普通的汽车电子设备采集数据,对消费者没用;现在我们跟保险一起来推,你这设备符合保险的数据采集规范,新的保险出来,那你就是一个依据,设备就会成为刚需。”

“设备入链,消费者交数据,给与奖励积分,开车能挣钱,保险能省钱。要是车没坏也没泡水也没有改公里表,你卖车的时候能自证清白,二手车残值还高,所以入链的话,对于设备商的设备重新给与定义,可以实现‘险省钱,行赚钱,车值钱’。”

 怪象与清醒

杨小勇当然知道为什么区块链在有段时间充满争议,因为一些机构乱发空气币。

“5、6年前O2O最火的时候我写过文章,当时就说最害怕什么,一帮根本不懂汽车后市场的来干汽车后市场,干残了,最后投资人都说你这行业不行,他们跑了。区块链时代也是这样,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小孩,或者从外行来的做空气币,把新生事物名声给折腾乱了。”

还有许多怪象,区块链本来就是去中心化的,还有人号称给区块链申请了专利。“这不是开玩笑嘛,以太坊、比特币、朱本聪他们申请专利了吗?如果你申请专利了,大家都不用了还玩什么?就成了私有链自家去玩吧。2018年年初那阵,突然一夜之间冒出来很多不着边际的东西。”杨小勇说。

两年多时间他看到太多打着区块链幌子发空气币圈钱的公司,有的公司发币让全体员工买,前台小姑娘都赔进去8万元。

还有一些人是10月25日以后的区块链狂热群体,搞得他不胜其烦,“我把一个同学都拉黑了,说他也要做区块链,啥都不懂光知道三个字,明显就是投机来的,我说你别跟我讨论这个讨论那个,我忙得很。”

杨小勇觉得前两年乱象的时候要保持信心,现在被最高领导正名了更要保持清醒,O2O、P2P几波热潮都曾风光无限,区块链要警惕这些前车之鉴。 

他强调:“我们要做的就是不忘初心,如何用信息化来解决我们后市场大数据问题,或者说叫出行产业的诚信大数据的合法采集、存储和应用,而且还是用市场化的方法。”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