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详情页

朝我开枪: Libra国会大考暴击扎克伯格

本文共3260字,需花费9分钟来阅读
对于 Libra 而言,收到监管发来的传票已成了家常便饭。

继今年7月 Libra 的项目负责人马库斯(David Marcus),遭参众两院“马拉松式”听证轰炸后,10月23日,美国国会直接传召了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就 Libra 作证,他作为唯一的证人,被围攻了6个小时。

对于 Libra 而言,收到监管发来的传票已成了家常便饭。

而与上次不同的是,Libra就在一个星期前,遭到协会合作创始机构的集体叛变,包括Visa、eBay、Mastercard 在内的多个支付巨头纷纷退群。

听证会上,相比马库斯的进取态度,扎克伯格明显软化很多,在证词中松口,宣布支持推迟 Libra 的发布,直到能完全解决美国监管部门的担忧。并在问答环节称,Libra 协会是独立的,若强行推进,Facebook就会退出。

(图片来自Tech.co,版权属于作者)

但国会议员依然对Libra表现出非常一致的质疑和反对。包括:

第一、Libra的性质是货币?证券?商品? 还是第二个比特币?能否被视为银行?应否接受SEC监管?

第二、Libra愿意遵从美国监管批准,但钱包Calibra却是在瑞士注册的,这背后牵扯到一系列资产安全和管理问题,难以监管,为何不把Libra带回美国?

第三、Facebook有泄露支付数据信息和隐私的前科,如何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第四、主要的美国付款处理商都退出了Libra协会,如何建立一个遵守AML(反洗钱)、BSA(《银行保密法》)的合规制度?

(民主党议员Alexandria Ocasio-Cortez质询扎克伯格,CSPAN直播截图)

曾制造出“Zuck Buck”(扎克伯格元)一词来指代 Libra的民主党议员Brad Sherman依然保持着强硬的立场,指责扎克伯格有100个律师帮助他让Libra合法化,让自己变得安全,对于发币却躲在背后,然后说“创建Libra不是我的主意”。

Brad Sherman曾讽刺Libra:“美元是非常好的货币,但是,它无法满足逃税者、逃避制裁者、毒贩和恐怖分子的需求。”

(图片来自france24.com,版权属于作者)

针对Libra最扎心的问题来自民主党的Jennifer Wexton,若像扎克伯格说的那样Libra发布后,Facebook的主要营收仍是通过广告,这是否意味着Facebook仍会利用Libra用户的数据牟利?

扎克伯格对此并未给出明确的否定,仅表示不会将金融数据用于广告。

(民主党议员Jennifer Wexton质询扎克伯格,直播截图)

民主党议员Nydia Velazquez直接呛声:“你们学会如何不撒谎了吗?” 现场几乎所有人都能听出的“弦外之音”指责Facebook在数据保护上的黑历史。随后,扎克伯格承诺会针对Facebook上的虚假内容,在本周发布声明。

甚至有议员指责,如果Libra支持其他匿名钱包,就已上升到了国家安全问题。

Libra遭到一片狂怼的背后,既有Libra本身的风险,也有Facebook的原罪。这些年来,Facebook也不能避免地走上了互联网赢家通吃的道路,从屠龙的勇者终将变成恶龙,试图摇身一变成为了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并在隐私上、用户数据、不当内容、甚至干预总统选举等问题上屡屡触碰人们敏感的神经。

毕竟,Facebook掌握的海量的社交数据,再凭借Libra带来的金融大数据,他们可以得到什么?再借助人工智能,他们又可以预测什么?这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带来了恐惧和焦虑。

Libra:我太难了

就在听证会前一周,Paypal、Visa、Stripe、eBay、Mercado Pago 和 Mastercard 、Booking Holdings 等支付界大佬们纷纷“退圈”,Libra协会原本的28家巨头企业只剩下21家 ( 不含 Facebook),相当于Libra 与支付相关的合作伙伴被团灭了,也把此前标榜的跨境支付的优势放在了有点尴尬的境地。

(图片来自websfavourites.com,版权属于作者)

蒙圈儿之际,人们不禁要问,Libra 与这些大机构“执子之手”有什么实际意义?的确,超豪华阵容能让 Libra 在短时间内增加接受度和流动性,但这些公司为了利益来结盟的目的也很明显,可能并不是真的看到了Libra 前景和潜力,结果就是让外界更清楚的看到,Libra 面临的监管风险和所谓的愿景比起来更大。

同一周内,G7发布稳定币报告称,监管完备之前不应推出Libra,G20也作出决定,不允许 Facebook 发行Libra。

还没热起来就凉凉了。

过去4个月,人们几乎感觉不到 Libra 的任何正面进展,而在监管的泥沼中挣扎反倒成了最大的看点。

而对于监管来说,也存在着实用性。

过去,美国监管机构对数字货币的态度有点暧昧不清,“我不否定你这样做,但是你做了我可能会找你麻烦”,令许多业内人士如履薄冰,毕竟光天价律师费就足以死无葬身之地了。

但是正由于有了Facebook 这种体量的公司,甩开膀子挑起了这件事,反而倒逼监管部门必须给出一个说法,基于美元和其他一篮子货币发行的稳定币,到底可不可以接受?如果不可以的话是什么原因?如果可以的话需要拿出实施细则,比如具体要在什么银行放多少保证金?如何披露财务信息?等等。

而这样有实力的碰撞,也给了很多心照不宣或者边界模糊的灰色地带带来了确定性,对整个市场来说,Facebook走进死胡同,却能将整个行业带入乌托邦,民间的团队才能用更低的成本发行合规货币。

针锋相对的难解悖论

今年6月,Facebook 公布 Libra 白皮书后,带来了短暂的轰动效应。

根据白皮书,Libra 的任务是“建立一套简单的、可以为数十亿人服务的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将与一篮子货币资产挂钩,以防 Libra 跟比特币一样,出现币值剧烈波动状况。Facebook还计划专为Libra推出数字钱包Calibra。

业内瞬间被生生劈成两半,一半鼓吹数字货币行业将进入主流视野,对银行业和主权造成冲击,并极大利好比特币。

另一半则认为,无论从技术应用,还是联合巨头公司和主权政府的战略,Libra始终是中心化的设计,与比特币和其他去中心化加密货币南辕北辙。

同时,Libra 鼓吹的跨境交易结算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便利”和“减少成本”上,而不是共识、安全,匿名,去中心化。所以,它既不加密,也不虚拟,可预见的最好情况是,成为全球范围内的支付宝。

而且,Libra 目标是成为稳定货币,但“稳定”的含义却是基于美金的,说明它是被美元定价的,Libra 出生就是法币附庸,利用美元的信用建立自身的稳定性和可接受性,那么凭什么它的命运就会比其他稳定币好呢?又怎么能它对抗主权权威和法币体系?

(图片来自 VCG,版权属于作者)

除了对锚定主权资产的稳定币的管制外,其他的质疑也一直没有间断。因为 Libra 可以进行跨国支付,那么如何保证隐私的同时又不会颠覆全球金融体系,比如反恐,反洗钱,税务,都是未知数。

随后,国家级别的质疑也出来发声。包括法国、德国都明确表示抵制,理由是“任何私营稳定币都不能获得货币的权力,因为这一权利是主权国家与生俱来的。” 一时间,国际反对发行 Libra 的声浪高涨。

Libra将来否能进入主权国家资产负债表,会是其金融地位的硬性指标。但是,可能有多少主权国家愿意主动给它开后门?最大可能是,接受 Libra 作为流通货币的是本国货币在世界地位相对弱势的国家,目前最有可能的是非洲和南美小国,而这也可能成为一种新的“货币霸权”和“货币殖民政策”。

随之而来的悖论是,类似非洲和南美小国的第三世界国家,又如何做到反洗钱所要求的严格 KYC (know-your-customer,也称“尽职调查”)?在能做到的地方,人们获取银行服务一定更加便捷,而不能的地方依然不能,毕竟想要使用 Libra,首先要购买 Libra。所以问题来了,Libra 真能帮助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底层人口,还是继续扩大世界贫富差距?

质疑Libra的背后,Facebook的原罪

世界各国目前正在争相研究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但几乎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允许一个大科技公司来承担这样的角色。

(图片来自CNN,版权属于作者)

因此,在10月20日,Facebook 松口,愿意让 Libra 与国家货币挂钩,而非一开始所设计的综合性货币,不再由单一公司掌控。

但外界对Libra的质疑,事实上更多来自于Facebook的盈利模式和管理方式。

Facebook本身就社交网络领域几乎是垄断的,每年至少百亿美金的年利润,但精准广告投放盈利模式单一,使得它必须无休止的挖掘用户隐私,并且需要引导用户贡献更多隐私用作他途。

近年爆出的剑桥丑闻事件、允许开发者获取大量个人信息、泄露用户数据,甚至干预总统大选、“通俄门”,终让扎克伯格成了听证会“红人”,在议员们的狂轰滥炸下完成了大型“道歉”。

而把手伸到金融行业的原因,也被解读为Facebook 在增长单一的盈利模式受到广泛制约之前,就寻求新的突破。而这一原罪也不可避免地投射在了 Libra 上。

尽管Facebook声称,Libra不会拿到到用户的数据,更不会泄露给第三方。但过程中存在了 KYC ,就已经很难实现真正的隐私了。且这样巨量的数据集中在一家公司手里,扎克伯格对数据的垄断,比当年洛克菲勒对石油的垄断更严重,不仅改变着政治影响力,还能干预民主决策。

毕竟,加密货币去中心化的可信性就在于“我们没有能力拿到”,是非“我们不主动去拿”。

Libra未来路在何方?

对于Facebook 带着Libra的花样作死,行业内也对此有非常不同的观点,Libra如果活下去大概有4种可能性:

1. 成为国家监管对象,既从金融稳定的角度,也从保护投资者的角度对其监督;

2. 成为法币附庸,从属于这个体系,解决潜在的洗钱、恐怖主义融资和市场独占问题,退出和央行的竞争;

3.演变成准美元稳定币,加入数字离岸美元体系,作为美元交易商存在,角色类似全球的银行;

4. Libra 和一篮子抵押资产脱钩,就像当初美元脱钩黄金一样,形成新的信用货币。

(图片来自Economist,版权属于作者)

而基于今日的听证会的情况,Libra既被设计成为主权货币的附庸,无论穿上马甲还是脱掉马甲,都很大机会无法逃避主权的监管。

而 Libra 的背后,是 Facebook 渐渐流露出以数据统治世界的野心,不再仅仅是以连结改变世界的初心。

相比之前,数字货币被排除在主流社会秩序之外,若当时主权国家合力绞杀,仍然存在魔盒被关上的可能,但在 Libra 之后,数字货币是必然的趋势,区别只是它以哪种方式存在。

就像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Patrick McHenry说的那样,扎克伯格今天的作证不仅是为了Facebook,而是为了给整个数字时代一个答案。

1、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号、作者署名,如转自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字样。
扫码阅读全文
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
×
返回顶部